第01章、虛擬的主人:網調

  「呼……呼……」

  「嘖、嘖嘖……」

  下班後的辦室裏一片黑暗,衹有一臺顯示器照出的冷光。電腦前一個赤裸的

  男人正半躺在座椅裏,大張的雙腿踩在桌沿上,一手剝開自己的臀瓣,另一衹手

  的三根手指正插在自己的肉穴中抽動著。伴隨著手指的抽動,一聲聲淫靡的水漬

  聲回響在寂靜的房間裏。

  突然間,一個男人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有人在裏面麽?」

  晚上八點,忙碌了一天的同事都紛紛收拾東西走了,就連留下加班的人也已

  經走得幹幹凈凈。

  「阿澈,還沒有做完?不要太拼命了啊!」身邊的同學終於搞完了最後一點,

  一邊收拾著東西一邊勸了句身邊還在埋頭工作的男人。

  沐澈抬起頭對他笑了笑,那是一張才二十出頭,看上去如瓷偶般細致清秀的

  臉蛋。彎彎的眉眼透著與塵市的喧囂名利全都格格不入的恬靜氣質,正如同事們

  戲稱他的,就像個愛奇電子書世家中整日讀書寫字畫畫的小少爺。

  「偶爾也放鬆一下,妳這麽拼命,讓我們壓力也很大啊!沐少爺,明天見啦!」

  同事也衹是好意的勸了句,玩笑的打過招呼就拎著包包回家去了。

  等到這最後一個人也走了,沐澈才收回淡淡的笑容,做賊似得走到了門口四

  下張望起來。走廊上已經一片昏暗,衹留了幾盞照明用的小夜燈,兩邊的辦公室

  也全都關了燈,裏面一片黑暗不像有人的樣子。沐澈轉身也關了自己辦公室裏的

  燈,衹留了自己的那臺電腦顯示器的光刺眼的照出了他坐的那個地方。

  回到自己的位置,沐澈的心忍不住的開始狂跳起來,手指微微顫抖的拉出Q

  Q,在某一欄裏衹有一個寫著「帝」字的灰暗頭像。點開聊天窗口,沐澈細長白

  凈得手指敲擊起了鍵盤。

  [阿澈:主人!]

  對方顯然是隱身,消息發過去之後很快就得到了回應。

  [阿君:人都走了?]

  [阿澈:嗯!]

  [阿君:小賤貨是不是已經等急了?是不是一天都在想啊?]

  [阿澈:嗯,一直都在想主人。]

  [阿君:真的是在想我?]

  [阿澈:想主人,也想被主人調教。]

  [阿君:還算說實話,是條誠實的狗。我是妳的主人,妳是什麽?]

  [阿澈:我是主人的奴隸,主人的狗奴。]

  [阿君:狗奴應該做什麽?]

  [阿澈:狗奴要服從主人的所有命令,用自己的身體來取悅主人。]

  [阿君:嗯,現在妳把視頻打開。]

  打開視頻,就是網調的開始。

  沐澈跟這個叫阿君的男人,是一個星期前在一個面料服裝的網絡論壇上認識

  的。兩個人一開始衹是隨便的聊了幾句,但是不知不覺間,沐澈也不會為什麽的

  突然跟男人聊到了SM上。男人問他對調教有沒有興趣,而淋澈……

  沐澈從不覺得自己是什麽正人君子,更不是什麽禁慾者,但是他確實對性沒

  有什麽感覺,對很多男人都很迷戀的AV和自摸,他也衹是可有可無。直到他上

  了高中的時候,沐澈才漸漸的明白過來,自己不是對性沒有性趣,而是他有受虐

  的傾向,所以對普通的性才會覺得乏味沒有感覺。

  在這個表面道貌實際上壓抑到無法喘息的世界,沐澈知道這樣的癖好無法對

  人訴說,更不知道去哪裏找有同樣嗜好的人,衹有在網絡上偷偷的搜索,找這類

  的視頻和小說來看。因為謹慎又沒有這個圈子裏的人領路,沐澈一直衹是一個人

  努力的壓抑。

  也許是因為實在壓抑得太久,所以那天男人問起的時候,沐澈想反正也是個

  衹存在於網絡的陌生人,所以他一反常態的大著膽子承認了,並且很快就被男人

  說動,決定先從比較隱蔽的網調開始。

  網調,這是這些年才剛剛冒出來的詞,通過網絡視頻進行調教,一樣是一主

  一奴,由主人下命令,奴隸必須不打折扣的執行。而網調與一般的主奴調教最大

  的不同,是衹有主人能看見奴隸,絕大多數的主人都不會開視頻讓奴隸看見主人

  的樣子。

  男人管這個叫「主奴遊戲」,而現在,沐澈就是他的狗奴。

  雖然衹有短短一個星期的時間,但是這個遊戲已經讓沐澈無法自撥的迷戀上

  了。

  打開視頻之前,沐澈拿出了事先準備的面罩帶上,雖然是在網上,但是謹慎

  的沐澈還是跟男人說好不會露臉,所以每次都會帶上這個面罩。黑色的皮質面罩

  遮去了沐澈大半的臉,衹露出兩衹黑亮的眼睛和紅潤的嘴唇。準備好了之後,沐

  澈才點開了的視頻畫面。

  視頻馬上就接通了,19寸的電腦屏幕上出現了自己帶著黑色面罩的臉。在

  衹有一方打開視頻的時候,顯示器上就會衹顯示打開的那方,所以每次他在做著

  羞恥的事情的同時,還能在電腦上看到自己下流的樣子,而那個卻反而更刺激了

  沐澈特殊得性癖。

  [阿君:怎麽黑得跟鬧鬼一樣?妳在拍鬼片啊?]

  [阿澈:我怕有人看到燈光進來。]

  [阿君:就是這樣才刺激。好了,先把衣服脫了。]

  沐澈知道,這是調教開始的訊號。

  西裝外套一開始就已經挂在椅背上了,沐澈伸手拉鬆了領帶,動作熟練的解

  起了襯衣的扣子。第一次的時候覺得很羞恥,一邊解扣子的時候一邊還在害怕猶

  豫。第一次的時候阿君也沒有現在的凶惡,看他磨磨蹭蹭的也會耐心的等他想清

  楚。不過後來脫得多了似乎就習慣了,而且跟後面要做的事比起來,脫衣服其實

  很簡單。

  電腦上視頻被調成了主屏顯示自己這邊的畫面。於是沐澈一邊解著扣子,一

  邊看著電腦裏的人漸漸裸露出來的身體。偏瘦的體型,白晰細嫩的皮膚,襯出了

  胸口的兩點朱蕾。直到扣子解開襯衣完全扔開,屏幕裏才顯出兩條纖細的手臂和

  曲線誘人的腰線。

  [阿君:不管看多少次,這身體還是漂亮得讓人會慾火難耐。真想什麽時候

  真的幹妳一次!看妳這麽膽小卻很敢做,一定是忍了很久了吧?在碰上我之前,

  妳是不是每晚都慾求不滿的直撓墻啊?]

  因為是在公司,所以說話都是通過打字。但是男人略帶著低沈的聲音已經深

  深的印在了沐澈的腦子裏,即使衹是看著這些沒有生命的方塊字,沐澈的腦袋也

  會自動的把它轉換成男人的聲音,甚至就連男人下流調笑的語調都模仿的惟妙惟

  肖。

  [阿君:項圈和口枷呢?]

  沐澈忙從包裏翻出了一條黑色的項圈和馬嚼型的口枷,這些都是沐澈自己準

  備好的,因為前一天阿君就說過想在公司調教他。

  很快就帶好了項圈,口枷也咬住扣了起來。電腦裏清晰的放映著他現在的樣

  子,細長的脖子上帶著兩指寬的大型犬用項圈,嘴裏咬著畜牲樣的口枷,沐澈站

  在電腦前,一想到電腦那頭的男人會用什麽樣的眼神看著自己,沐澈就覺得一陣

  羞恥,身體卻會奇怪的開始熱起來。

  [阿君:看見妳自己的樣子了麽?高興麽?興奮麽?]

  [阿澈:已經興奮了。]

  [阿君:噢?這麽快就有感覺了?給我看看。]

  沐澈伸手解開了褲頭,從內褲下掏出已經腫漲了起來的性器,然後把攝像頭

  的鏡頭往下調,直到屏幕裏清楚把整個性器得樣子都放出來。

  [阿君:這裏已經硬了,後面那個洞呢?]

  [阿澈:那裏也很想吃東西。]

  [阿君:小賤貨,妳有真的吃過男人的老二麽?妳最多也就吃過手指而已吧?

  吃過幾根啊?]

  [阿澈:兩根,主人妳讓我吃的。]

  [阿君:噢?這麽乖,妳沒有偷偷吃過?]

  [阿澈:沒有,主人說過不可以自己摸。]

  [阿君:真的這麽聽話?那麽現在狗奴最想要什麽?]

  [阿澈:我想吃手指……]

  [阿君:想吃手指?上面的嘴想吃還是下面的嘴想吃啊?]

  [阿澈:下面的,下面的嘴想吃手指。]

  [阿君:衹有聽話的狗才有手指吃噢!]

  [阿澈:聽的,我一直都很聽話的。]

  [阿君:那妳把面罩拿掉,讓我看看妳長什麽樣子。]

  ……

  第02章、這個姿勢很好:調教開始

  [阿君:衹有聽話的狗才有手指吃噢!]

  [阿澈:聽的,我一直都很聽話的。]

  [阿君:那妳把面罩拿掉,讓我看看妳長什麽樣子。]

  沐澈嚇一跳,沒想到對方會提出這樣的要求。當初為了安全考慮,一開始兩

  個人就說好,通視頻的話他就帶上面罩。就是因為網絡和面罩,他才敢露出自己

  見不得人的那一面,什麽話都敢說、什麽事都敢做。現在卻突然要他拿下面罩,

  就算露出臉對方也不認識自己,沐澈還是非常的恐懼。

  沐澈猶豫害怕的樣子透過視頻已經傳了過去,聊天窗口裏很快又跳出了阿君

  的話。

  [阿君:叫妳拿掉沒聽到麽?妳有見過狗帶面具的麽?]

  [阿澈:可是,我們說好帶著面罩的。]

  [阿君:那妳就是不聽我的話了?]

  沐澈身子一顫,沈默了下來。

  [阿君:當初就約定過吧,在調教的時候狗要絕對的服從主人。如果妳不聽

  話的話,調教就中止,這個遊戲就沒有玩下去的必要了!]

  [阿澈:不要,求求主人,衹有這個不要。]沐澈縮著身子伏在桌子上,盡

  量做出乖巧的樣子想哀求男人的諒解。

  [阿君:給妳三秒的時間,不把面罩脫下來就別再來找我,主人我沒空理妳!

  ]

  「……」

  [阿君:1!]

  ……如果自己不照做,男人真的會不再理他麽?自己好不容易才碰上這樣一

  個能滿足他的癖好的主人……

  [阿君:2!]

  ……就算自己脫了面罩,男人也不認識他。說不定以後他們還會見面,男人

  早晚都會知道他長什麽樣子。

  沐澈還是屈服了。他知道男人很可能不是衹有他一個奴隸,沒有了他還可以

  去調教別人。可是他衹有這一個主人,一直膽小的他好不容易才碰上了這樣一個

  主人。

  反正,就算露了臉,就算被錄了相,男人也不知道他是誰,何況男人也不一

  定會錄相。

  這樣想著的沐澈還是拉下了面罩,露出了一張清秀又恬靜的臉。

  ……

  ……

  拿下了面罩之後電腦那頭突然沈默了會兒,沐澈明顯比剛才拘謹畏縮了起來。

  不自覺得的咬緊了嘴裏的口枷,雙手偷偷的把自己露在外面的性器塞回了內褲裏。

  [阿君:這張臉一直藏起來真是太浪費了,早知道一開始就叫妳露出來了,

  光看臉就能讓人硬起來。]

  沐澈還是很沒安全感的咬著口枷往後縮著。

  [阿君:本來妳不聽話還想處罰妳的,不過看在妳長得這麽漂亮的份上今天

  就饒了妳。妳先把褲子脫了。]

  沐澈身子一顫,更加恐懼不安起來。

  發現平時很聽話的沐澈今天卻沒有動,阿君馬上就知道他在怕什麽。

  [阿君:現在才怕啊?現在妳還怕什麽?我錄相不過是存著自己看看而已,

  要是真想往外發,妳現在這個樣子就夠妳身敗名裂了,多脫點少脫點都一樣。不

  過大家說好衹是玩玩的,肯定不會拿這種東西來威脅妳的,妳大可以放心。好了,

  現在妳繼續脫!]

  「……」

  雖然還是害怕,但是沐澈知道男人的話是對的,在他衝動的拿掉面罩的一瞬

  間,事情就已經成了定局了。

  因為害怕,所以脫下長褲的動作就變得僵硬了很多。就算不願意,最後還是

  連內褲一起褪盡,全身都赤裸的站在攝像頭前。屏幕裏雖然光線不佳,沐澈還是

  清楚的看到了自己像頭畜牲一樣光著身子,帶著項圈咬著口枷的樣子。

  [阿君:現在才像條狗的樣子。現在過來,坐到椅子上來。]

  沐澈聽話的坐到了椅子上。

  [阿君:還記得我教妳的坐法麽?]

  「!」

  陰莖心裏好像突然有股電流竄過一樣,從那裏迅速擴散到了全身。因為恐懼

  而漸漸冷卻的性慾因為這一句話又猛得興奮了起來。身子一下子就熱了起來,清

  秀的臉也因為血氣上湧而紅潤了起來。

  沐澈往前坐了坐,後背再靠進椅背的時候就像半躺在了椅子裏。然後沐澈高

  高的抬起兩條腿,大張著踩在了桌沿上。這是一個標準的A片裏的姿勢,屏幕裏

  清楚的放出了他雪白的腿根,還有敞開的腿間已經硬挺了起來的性器和肉粉色的

  排泄口。而性器的後面,是他因為羞恥和興奮而變的淫蕩味十足的臉。

  [阿君:妳很喜歡這個姿勢吧?喜歡這樣被人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