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任干十二小時篇

  這星期,有兩個疏堂表叔從大陸來了探親,現住在上水伯父家裡。根本完全

  不熟識,姊弟們不肯去探親,唯有我和妻子做代表跟老爸去吧。就在我於姊姊房

  門外站了兩個多小時站到腳軟的那個星期日,我和妻子中午乘火車入去上水伯父

  家,老爸一早已自己先入去。

  星期日中午火車裡相當擠擁,車內人人逼作一團,我則緊緊貼在妻子的左後

  面。不久妻子突然轉頭在的耳邊低聲說:「東尼,不要在車裡……」

  我直覺向妻子屁股一看,果然有一隻手在輕輕撫弄著!那是屍屬於站在妻子

  右後面穿得頗斯文的中年男人的!我見機會來了,慢慢努力移動身體讓位給他,

  男人亦很醒目,馬上佔據妻子的正後面的有行位置了。

  車裡實在太逼了,我根本無法看到男人玩弄我妻子的情形,但卻看到妻子面

  上表情不斷的變化。她由困擾漸漸轉為接受,由接受又漸漸轉為享受,當中夾雜

  著羞愧與滿足,千變萬化,難以形容。

  我一路欣賞著妻子的表情變化,卻一路被其他乘客推撞,最後一推之下我竟

  然一下子被推到了妻子的正前面,和妻子四目交投。

  妻子看到我在她的前面,雙眼暴張,嚇得一時間不懂說話。

  「丈夫在我前面,那在後面玩弄著的又是誰呀?」

  呆了一刻妻子欲張口想說什麼時,她突然「呀!」了一聲,跟著傾前,雙手

  靠在我的胸膛才能止住跌勢,不過仍一下一下的微向前推,她在近距離用一張欲

  叫無從、欲哭無淚的眼神凝望著我。看著妻子一切舉動的我很是震驚!不會吧!

  你不會是在火車上被人幹著吧!

  「倩如,你不舒服嗎?」

  「我…我…沒什麼……」內向的妻子沒有可能在大庭廣眾說自己被人強姦著

  的。

  我就這樣一直扶著看己的妻子,讓她給後面的男人姦淫!感覺上有點像幫兇

  似的,我欣賞著她被奸的豐富表情!還扮不知情的對她微笑!

  妻子則一直任陌生人在後面抽插自己的小穴,一路在羞愧與享受的煎熬下對

  我擺出一副「我無事」的臉孔!

  到上水車站,色魔早已飽食遠揚,我見妻子的短裙沒有汙穢,知道她肚子裡

  已載滿別人的種子了!

  伯父家在上水郊區,我們去到伯父家見到兩個表叔,一肥一瘦五六十歲的鄉

  巴佬,真的完全沒有印象。吃過午飯後四個老人談天,我兩口子不懂答理,就到

  附近走走。

  鄉下地方原來也頗舒服,我們在四野無人山邊的草地坐下看看風景,有點年

  青時和女孩依偎的浪漫感覺,只是妻子剛在丈夫面前被人奸了一直心情不好,一

  直沒有說話。

  我們沒有談話,一直靜靜看著天邊景色,不知過了多少時間,我在眼鏡的反

  影裡看到後面有人影在閃動,雖看不清楚,但卻感到有人一直逼近,我突然全繃

  緊!

  什麼人?是賊嗎?看看妻子,不知何時她睡著了。我很驚慌,同時又覺得有

  點刺激。

  變態的念頭從心坎裡傳來,好!拚它一拼!我將熟睡的妻子放在草地上,然

  後在她身旁躺下假寢,瞇著眼睛偷看。

  過了一會,來者在我的視線裡出現,一個人,一個汙穢不堪的流浪漢!這下

  夠刺激了!我妻子即將被一個滿身臭味的流浪漢侵犯!不過妻子只是睡著,沒有

  可能被干,有點兒失望!

  流浪漢觀察了我們很久,確定我們睡著後走到妻子旁邊輕輕撫摸她的乳房,

  見她沒有反應後開始用力搓揉。見他一路把玩,一路張口笑著,還流出口水滴落

  妻子身上!想必是很久沒有接觸過女人的了。

  流浪漢把玩完妻子的乳房和下體後,竟然翻起她裙子想脫她的內褲!喂!你

  是流浪漢還是神經漢?這樣弄醒妻子?尖叫起來,我只好被迫拉你去警署!

  當他拉橫妻子的內褲後,露出從未看過這麼汙黑的雞巴要進入時,妻子突然

  說:「不要奸我…」

  什麼?她醒著的?我當堂全身發毛!

  「不要在車上奸我,我丈夫在前面…」

  我看看妻子的臉,她雙眼仍合著!她在說夢話!她在夢著中午在火車被奸的

  情形!

  流浪漢本被她嚇停了,但見她沒有進一步反抗,一下子長驅直入!

  妻子真的被又髒又臭的流浪漢幹著!可憐妻子在發著今早被奸的夢之際,卻

  給機會第二個人來奸她!她任由流浪漢用雞巴插著下體進進出出!因為她只意為

  現在是被火車上的男人幹著!完全不知自己現實中再一次被奸!

  流浪漢也醒目,知道自己又臭又髒,他沒有嘗試接近或吻妻子的上身,只集

  中在離她的鼻子最遠的距離用最溫柔的力度享用她的美屄。他太久沒有干女人了

  ,足足干了十五分鐘,連續在她小穴裡洩了兩次才肯離開。

  流浪漢離去後我為妻子清理,再等十五分鐘讓妻子平復後才叫醒她,她問我

  :「東尼,你有沒有聞到臭味?」

  「有,我剛拉糞!」她笑著打我,她笑了!

  晚上回伯父家食飯,兩個表叔整晚對全場唯一女性的妻子金睛火眼,我自動

  自覺灌妻子喝酒,兩杯之後,她又像往常一樣自動昏迷,我也扮作不勝酒力要入

  房睡一回,由得我昏睡的妻子面對四個喝得半醉的老人。

  兩個表叔見我入房立現狼性,狂灌老爸,雙拳難敵四手,老爸不久也敗下陣

  來,他倒下後,二人不斷和大伯說話,我在房內聽不清楚,大概在說服伯父讓他

  們得逞吧。

  果然,當我看到伯父點頭後,他們走去沙發脫我妻子的衣服了。等等,不只

  表叔二人在動手,還有伯父也在加入脫我妻子衣服的行列!伯父,我無所謂,但

  你已六十多歲了,不要亂來呀!

  三人一同玩弄我妻子的身體一會後,兩表叔分別進入妻子上下二口抽送著,

  在她口裡發洩後伯父就補上,後面那個完事後另一個馬上接替,就這樣我看著昏

  睡的妻子被三人不停地輪流姦淫著!

  今天真刺激!我一日之內竟能看齊妻子清醒下被干、睡著被汙穢不堪的流浪

  漢干、還有現她被灌醉下被三個阿伯輪姦!

  這還不只,當我看得不亦樂乎之際,老爸忽然醒來醉醺醺的高呼:「你們對

  我的新抱幹什麼?」

  大件事!竟然被老爸發現!三人馬上停手上前阻止他,我心急如焚,不知如

  何善後,在房裡不敢出來。

  過了一會,廳外忽然靜了下來,我奇怪到房門偷看,天呀!我一敢相信我的

  眼睛!不知三人怎樣說服他,我看到老爸正在和他們一起姦淫我的妻子!

  我看著四個老人輪流用不同的姿勢圍攻我昏迷了的妻子,狂風暴雨兩小時後

  ,我回床裝睡,到大伯叫醒我時,妻子已穿著整齊睡在沙發上,老爸還假扮醉倒

  不能起來,要在伯父家過夜,作賊心虛不敢和我們一同走,哎!老爸你真是!

  半夜淩晨,我扶著不知被幹了多少次、子宮裡注滿無數種子、仍然昏睡不醒

  的妻子回到家樓下的大堂。和她有一夕之緣的老看更見到妻子醉醺醺,一臉狼相

  的問我這晚有沒有忘記帶鑰匙,要不要他代照顧我妻子?

  嘿嘿~老傢夥想重溫舊夢來多一次嗎?也好,讓妻子在十二小時內任男人連

  環灌精也算得是一個創舉!就看看妻子有否記掛著你?

  我低頭看看妻子,妻子眼泛淚光在夢囈:「東尼…對不起…我不想的……」

  時間就在剎那間停頓,靜得似乎可以聽到四周的風聲,我看著在夢中為我哭

  泣的妻子,她說的每一個字向起了回音,感覺仿如年月,我不知我可以說什麼,

  我不知我應該說什麼。

  「我…有帶鑰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