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美女=騷貨=母狗=性奴隸=我的最愛

  懷著猶豫的心情,我又回到了臥室,隨手把那袋牛皮紙包仍在一個不起眼的

  角落,媽媽見我一臉悶悶不樂的表情,關切地從床上爬起來,走到我面前摸著我

  的頭發問:“怎麼\了?剛才是誰來了,看你以這副樣子,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沒什麼\,是一個朋友,問我借錢!”我的撒謊技巧真是不夠高明,很容易

  就被媽媽發現了。

  “我看不是什麼\朋友吧!告訴媽媽是誰,是你的女朋友嗎?”從媽媽的語氣

  中,我很容易就能感覺出不開心,女人真是一種讓人捉摸不透的動物,昨天還是

  我的媽媽,在瘋狂做愛之後,現在儼然一副女朋友的樣子。

  看著媽媽那股不爽的樣子,我微笑著抱緊媽媽:“怎麼\,吃醋了?”

  “臭小子,別胡說,我吃你的醋?我可是你媽。”媽媽不好意思,忙狡辯地

  說。

  “是嗎?呵呵!不過,媽媽說的也是,你畢竟是我的媽媽!剛才那個就不同

  了!奶子可比媽媽的大哦!”我故意想這樣說,想看媽媽如何反應。

  媽媽聽後,一把掙脫我的懷抱,滿臉緋紅地說:“比我的還大?我的這對奶

  子已經算是極品了,又大又挺!居然比我還大?”媽媽說完用手捧起她的那對豪

  乳審視起來,看著媽媽那副可愛的表情,我的欲望好像又漸漸蔓延起來。

  我慢慢走到媽媽面前,抱著她說:“不過媽媽的這對肥奶是比較美!不但奶

  子是極品,而且屁股和騷穴都是極品。”聽了我這番惡心加肉麻的話,媽媽好像

  也興奮起來。

  “說話可真難聽!”媽媽不好意思地說。

  “難道媽媽不喜歡嗎?那我以後不說了。”我偷偷暗樂。

  聽到我說這句話,媽媽連忙說道:“不是的,媽媽喜歡,媽媽真的喜歡,只

  是,只是我畢竟是你的媽媽,有些不好意思了。”

  聽了這些話,我已經是興奮不已,忙拉住媽媽的手,握住我的雞巴說:“媽

  媽,我只愛你一個人,你看,我的小弟弟也只愛你一個人,媽媽,我現在就想操

  你,操你的騷比!”

  媽媽一邊又節奏的來回揉搓我的肉棒,一邊對我悄聲說:“臭小子,就想的

  這些東西,小心哪天老娘我一發勁,把你這根東西夾斷!”

  “是不是呀!你忍心嗎?”我說完雙手繞道媽媽的背後,緊緊抓住她的那兩

  坨肥實的屁股肉!然後使勁地往兩邊拉!等我剛準備把我的雞巴往那個已經充滿

  蜜汁的騷洞裡捅的時候!被媽媽及時地阻止了!

  正當我疑惑不解的看著媽媽的時候,媽媽開口了:“先告訴我剛才門口的是

  誰,然後再說。”

  “你真想知道?”我試探的問,“當然了,告訴我,我有權力知道。”媽媽

  很固執。

  “好吧!可事先說明,你不要動肝火,不然我可受不了。”媽媽聽出我的話

  中顯然有重大的事情,所以也只要答應。我拾起扔在角落裡的牛皮紙袋說:“剛

  才來的是周梅阿姨,她給我送這個來的,媽媽,你看看吧!”

  媽媽疑惑的接過牛皮紙袋:“這是什麼\東西?”

  “你看看就知道了”我面無表情的回答,等媽媽慢慢從牛皮紙袋中拿出一張

  張自己裸照的時候,臉色也由白變紅,由紅又變成慘白,隨即,大顆的汗珠順著

  雪白的脖頸一直滑到翹起的乳頭上。

  “怎麼\…怎麼\會這樣?她……她為什麼\要這樣做?小磊,我們該怎麼\辦?”

  媽媽顯然已經被突如其來的打擊下得六神無主了。

  “其實這不是周梅阿姨照的。”我表情嚴肅地說。

  “聽起來……你好象什麼\都知道,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媽媽聽到我說

  這句話以後,表情一下子變得極其嚇人,看來,她又錯以為是我搞得怪。

  “什麼\呀,這些照片是阿輝照的,他專門讓周梅阿姨引誘你,然後拿著這些

  照片日後威脅你。”

  “你怎麼\知道的?”媽媽問我。

  “是他親口告訴我的,他想上你。”

  聽了我的話媽媽簡直後怕得要命:“那該怎麼\辦呀?我可不想讓他弄我!”

  “放心了,你現在不僅是我的媽媽,也是我的女人,我不可能讓他得逞的,

  再說,這是最後的備份,周梅阿姨已經全部偷過來了。”我邊說,邊從床頭拿了

  根香煙然後點上。

  “偷?這還需要偷嗎?周梅是他媽呀?對了,剛才你說是阿輝讓周梅來引誘

  我的,到底怎麼\回事呀?”媽媽得知自己好象已擺脫了麻煩,又開始詢問起來。

  “周梅阿姨早就變成了阿輝的性奴隸了。這是他告訴我的,他和我一樣都喜

  歡自己的媽媽。”我噴出一口煙,深情地對媽媽說。

  “這樣呀,怪不得呢,我去他們家的時候,他老是盯著我乳房和屁股看。”

  聽到這個話,我好象又來了興趣,慢慢的做在媽媽身邊,然後撫摸起媽媽的

  豪乳,“是不是看得你心癢癢呀!”很快在我的愛撫之下,媽媽又來了感覺。

  “胡說,你以為我就那麼\騷。”

  “告訴你呀媽媽,阿輝說,你的屁股是他見過最美,最肥的屁股,而且,你

  那條黑色蕾絲褲上還有他的精液呢!”

  聽到媽媽的話,媽媽顯然已經動了情,“哦!別再說了。”

  “媽媽。看起來你好像很受用呀!”我用手摸了一下媽媽肥厚的大陰唇,

  “看,這是什麼\?都流成這樣了,還說自己不騷?”

  我生硬的語氣,在媽媽的耳前不停的回蕩,媽媽好像也被這種近似於虐待的

  口吻說迷倒!一邊掙紮,一邊嬌喘地說:“不是,不是這樣的!媽媽不騷!”

  我顯然有些生氣,用力的把媽媽的奶頭揪起來,使勁地捏,直到那兩顆乳頭

  紅腫得變了形,媽媽疼得連連搖頭,我才松了手說:“你這個騷貨,和兒子操比

  不算,還勾引我的朋友,給我穿上你最淫蕩的衣服,到我房間來。”說完,我摸

  著幾把朝我的臥室走去。

  其實,媽媽和我都很清楚,我也只是嘴口那麼\一說,用來增加彼此的快感,

  所以很快,我的房門就被媽媽打開了,只見媽媽的臉上畫了一些淡淡的,褐色的

  大波浪發順意的披在肩頭,上身穿這一件僅僅能遮住乳頭的黑色緊身吊帶裝,順

  著呼吸,那對豪乳不時地一起一伏,也正是因為這一起一伏,媽媽得那對乳暈也

  在我的視線范圍內一閃一閃,

  再往下,媽媽穿著一件短得不能再短的黑色緊身裙,把她碩大的臀部以及細

  腰襯托得恰到好處!從後面看,你甚至可以看到從裙腳邊漏出的一小塊屁股肉,

  勻稱的雙腿上著著黑色網狀絲襪再加上穿在雙腳上的黑色細高跟鞋,黑白配合,

  簡直讓我感到媽媽比起黃色錄像中的AV女郎更加得妖嬈、風騷。

  在我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的尤物時,我的雙手也沒閑著,挺立的雞巴已經被

  我摩擦的嚴重充血,媽媽看著我大咧咧地對著她手淫,羞澀的低著頭,看著一個

  成熟性感的女人穿著極其暴露淫蕩的衣服,露出羞澀的表情,我想,任何男人都

  會為之傾倒,當然我也不例外。

  於是,我對媽媽說:“媽媽,過來,到我這邊來。”聽到我的話,媽媽慢慢

  擡起頭來,然後扭著屁股朝我走來,“跪下,舔我的雞巴!”我再一次下達了命

  令,媽媽聽話的跪在我面前,還沒等我說話,她已經急不可耐的抓住我的雞巴吃

  舔起來。

  一股暖洋洋的感覺從我的雞巴上襲遍了我的全身,我也情不自禁的按著媽媽

  的頭朝我的雞巴上使勁地按下去,由於雞巴不停地頂著媽媽的喉頭,所以,很快

  的,從媽媽的嘴角處便溢出了大量的唾液。

  擡起頭看著正對我的一面大衣櫃鏡子,我清晰地看到我真叉著腿坐在床沿,

  而媽媽的頭則在我的胯下一上一下,肥大的屁股已掙脫了短裙的束縛,裸露在我

  的視野裡,兩條穿著網狀黑絲襪的大腿,朝兩邊分開,可最讓我感到興奮的是,

  透過鏡子,我清楚地看到媽媽的一只手真飛快地在自己的穴口不停的摩擦,淫水

  順著手指頭不停地流出,甚至已經濡濕了黑色絲襪。

  我想誰也受不了眼前的情景,一個性感的母親正下賤的跟個母狗似的舔著自

  己兒子的雞巴,“騷貨,你不是說自己不騷嗎?那你現在在幹什麼\,告訴我。”

  我松開媽媽的頭奸笑著說。

  媽媽喘著粗氣,摸了摸嘴角的唾液,兩眼失神地說:“我是騷貨,我正在舔

  著我兒子的雞巴,我希望他能開心,然後使勁的操我。”

  聽到媽媽露骨的表白,我終於按耐不住,站起身,一把把媽媽的吊帶裝撕了

  個粉碎,然後把媽媽推向一邊的落地窗前,“趴在玻璃上,騷貨媽媽,我要使勁

  的操你,快點!”

  媽媽聽了我的話,面露難色:“這樣……這樣會被人家看到的!小磊,不要

  了!”

  我一個耳光打在媽媽的肥奶上,“快點,聽話,不然我就不操你了。”

  “好好,我趴,我趴”說完,媽媽整個身子趴在玻璃上,那對豪乳在玻璃的

  擠壓下從後面看,更顯得龐大,我想從正面看一定更加刺激。

  其實這面落地窗雖然是正對著馬路,但是這時候人車流量都很少,再加上我

  們住的這間房屬於高層,所以除非是有意,不然誰都不會看到我們母子在交媾的

  場面,想到這裡,我放心的從後面把媽媽的短裙往上拉,漏出結實的屁股,然後

  用力扯斷了護住騷穴的幾根黑絲,急切地把我的雞巴插進了媽媽的體內……

  其實,我想很多做過愛的人都知道,當雞巴插進穴裡的時候,那種溫度感會

  讓人覺得異常興奮,但是,比起插入媽媽穴裡所帶來的禁忌的快感,前面的那種

  快感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雖然這幾兩天我的雞巴已經光顧了我的老家好幾次,

  但每一次帶給我的快感還是那麼\強烈。

  隨著快感的加劇,我開始慢慢抽插起來,而媽媽的呻吟聲也隨著我的撞擊,

  漸漸大起來。

  “媽媽,你知道嗎?我早就想操你的比了,自從第一天我偷看你洗澡,我就

  想操你!哦……媽媽!你的逼夾得我的雞巴好舒服!”我興奮得簡直語無倫次。

  “媽媽…媽媽也是……媽媽好喜歡被兒子的大雞巴使勁操……哦!快點……

  使勁,你這個壞兒子,公車上看媽媽的奶子,讓媽媽幫你手淫,哦……然後又悄

  悄在網上勾引媽媽,還合成你和媽媽的合成照,你……你這個壞兒子,讓媽媽口

  交,讓媽媽喝你的精液,但是……但是媽媽不怪你!媽媽喜歡你,喜歡你幹我的

  騷穴,快……快點!我的大雞巴兒子,用你的大雞巴巴媽媽幹死,哦!親兒子,

  親老公,不!親爸爸,女兒的騷穴不行了!快點……快點打我的屁股!”

  聽著媽媽的話讓我更加瘋狂起來:“我的女兒,我要日死你!你這個蕩婦,

  我打……我打你的屁股。”

  隨著啪啪聲不絕於耳,媽媽也漸漸到了高潮:“對,我是蕩婦,我是騷貨!

  ……哦……我是母狗,快……快給我!我的兒子爸爸。”

  終於,看著媽媽不斷顫動的屁股,以及掛在腰間的破吊帶衫、還有手中不斷

  晃動的巨乳!我射了……等我漸漸回過神來,只看到媽媽已經癱倒在地上,過多

  的精液正慢慢從她的穴口流出!我心滿意足的跪在媽媽頭前,把沾滿精液的雞巴

  在媽媽的臉上抹了個幹淨,這時候媽媽才醒過來。

  “臭小子,你把我快弄死了!”媽媽發嗲的說,然後面露柔情的當著我的面

  把我蹭在她臉上的精液紛紛刮進了嘴巴!舔了個幹淨!

  看著眼前的蕩婦我的腦海裡很快出現了一個等式:

  媽媽=美女=騷貨=母狗=性奴隸=我的最愛……真是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