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誘-2

  <第三章>你可以送我回家嗎

  “...黃經理...完成了。”琪琪壓抑著興奮的心情。

  從昨晚七點一直到現在深夜兩點,整整苦熬了七個鍾頭。終于把這份重要的

  房地産企劃做好了。

  “呵呵...真忙壞你了...是不是很累?我幫你倒一杯水,等會讓海濤

  送你回家。”

  黃小偉很感動,琪琪是這個公司里最能幫他的同事。所以黃小偉很照顧她關

  心她。甚至他們都有同樣的抱負和野心。看著殷勤的黃小偉,琪琪有些感動,不

  只因爲他是自己的上司,更重要的是她自己需要這份關懷。

  爲了這個企劃已經準備了足足四個月。琪琪爲此付出了很多很多。甚至因爲

  奔波香港和上海之間而與男友分手了。理由是兩個月沒有見過面,更不用說做愛

  了。在一次突然取消去上海的出差后,琪琪發現了她這個男友已經和別的女人上

  床了,本來這也難怪。

  幾個月不碰女人的男人忍受不住也很正常。琪琪雖然生氣,但她還是等著她

  男友的道歉后,發發脾氣就原諒他。但出乎意外的是她的男友似乎出于心虛和對

  她的失望,決定與她分手了。

  琪琪是一個很堅強的女人,她不希望一輩子靠男人。所以盡管以她的美貌和

  身材引來無數的追求者,她都敷衍了事。這其中也包括了劉海濤。劉海濤對琪琪

  也很好,又英俊高大(在香港1米78算高大的了)家里條件又好也很會逗她開

  心。

  但琪琪總覺得劉海濤缺點什麽。但昨晚在辦公室里已經有差不多半年沒有做

  愛的琪琪在劉海濤的挑逗下,敏感的身體終于出賣了她。

  “來...先喝口水。”黃小偉打斷了琪琪思緒。

  “謝謝經理。”琪琪對著黃小偉眨了眨眼。

  “我們之間用那麽客氣做什麽?”黃小偉躲開琪琪那雙大眼射過來的目光。

  盡管已經從昨天到現在工作了20個小時,但那雙眼睛還是那麽明亮。“我去叫

  醒海濤,叫他送你回家。”

  “不,不用了,他也累了,你讓他睡吧。黃經理你可以送我回家嗎?”

  “哦,可以,當然可以,我又不是沒有送過,呵呵”

  黃小偉狐疑的楞了一下,爽快地答應了琪琪的請求。黃小偉的敞篷寶馬駛上

  了公路。

  夜已深,已經換下了制服套裝的琪琪只穿著薄薄的襯衣和及膝的裙子顯得那

  麽典雅大方。

  車開得很穩,琪琪的鼻子已經輕輕地發出均勻的呼呼聲了。一陣風吹過來,

  竟然有點涼意。黃小偉把車停靠在路邊,他把西裝脫下披在了坐在副座上的琪琪

  身上。

  車又繼續上路了,黃小偉開得還是很穩。百無聊賴之間。黃小偉發現了兩顆

  星星,不是天上的星星,而是坐在旁邊的琪琪那雙大眼發出的亮光。

  “醒了...就快到了”?“黃小偉笑了笑。

  琪琪的沒有回答,那雙明亮的大眼已經迷蒙。

  “哎。。。怎麽了?怎麽哭了?”黃小偉有些手足無措,看著眼淚像斷了線

  的風筝的琪琪。

  他再次停下了車。

  “是不是那里不舒服?”

  琪琪再搖頭。

  “一定是海濤這個王八蛋...明天我幫你教訓他”

  琪琪還是搖搖頭。

  “別哭,你看,你看,琪琪的鼻涕都流到嘴里了...哈哈。”黃小偉故意

  逗琪琪安慰她。

  “哇!”琪琪猛地抱住了黃小偉脖子大聲說:“你爲什麽對我那麽好?”

  黃小偉突然冷靜下來了,這也是黃小偉最大的優點。他歎了一口氣后舉起雙

  臂回抱住琪琪,他了解琪琪。琪琪經常和他訴說心里話,他知道琪琪的苦悶。所

  以昨天晚上他才成全了劉海濤。他知道劉海濤這個死黨很喜歡琪琪。但他知道琪

  琪心里喜歡誰,他唯有歎息。

  琪琪松開了雙手,黃小偉也想松開抱在琪琪背上的雙手。

  “不許放手,就這樣抱著我。”琪琪瞪著大眼惡恨恨地喊。

  “不放就不放,反正得到便宜的是我,那麽凶做什麽?黃小偉小聲嘀咕著。

  “你說什麽?”琪琪大吼一聲。

  “哎喲,你松手...不...你松口...”琪琪猛地在黃小偉的肩膀上咬

  了一口,雖然隔著襯衣但黃小偉還是痛苦地呻吟起來。

  “叫什麽叫?不許叫!”琪琪有些蠻橫。

  “喂~小姐,現在是我被咬啊,被咬還不能叫?...對了,你,你怎麽咬

  人呢?”黃小偉感覺自己有點很冤和莫名其妙。

  “我恨你!”

  “爲什麽呀?”

  “我問你,你喜歡我嗎?”琪琪的聲音依然很大。

  “喜歡,我們是經常在一起工作的好,好同事呀。”其實黃小偉說這句話很

  違心,他跟琪琪工作多年,配合默契。俗話也有“日久生情”。

  “既然喜歡,爲什麽我昨天晚上被人欺負。你,你怎麽不早點進來救我?”

  琪琪的理由似乎很充分。

  “啊?我...我...”黃小偉滿頭大汗。

  “說呀!”

  “我上洗手間了呀...我不知道”黃小偉撒了個謊。

  “哼~~你騙不了我,你就在門外”琪琪有點氣惱。

  “東西可以...可以亂吃。話可不可以亂說哦”黃小偉狡辯。

  “哼~~你以爲我不知道?你進來時明明...明明...”琪琪的聲音突然

  小了起來。

  “明明什麽,你說呀。”

  這次輪到黃小偉的聲音高亢起來,他認爲琪琪理屈了。

  “你以爲我不敢說?你進來的時候,你下面那地方撐起了個帳篷似的。你在

  門外聽著...嗚...嗚...“琪琪放聲大哭。

  “啊?我...我...你怎麽...唉...我錯了。對不起琪琪,你,

  別哭了,你看警察來了“黃小偉連哄帶騙。

  琪琪果然停止了哭,擡起頭四周望了望后粉拳如雨點般向黃小偉身上落下。

  打累了,琪琪才氣喘噓噓地停下手問:

  “說,你錯在那里?”

  黃小偉受了一頓打,但他知道這哪是打?簡直瘙癢嘛。

  他裝做很委屈的樣子:“我知道,我不應該在門外偷偷聽。”黃小偉一邊說

  一強忍住不笑出來。

  “黃小偉!我今天不咬死你我不姓何。”

  “哈~哈~”黃小偉一邊笑一邊抵擋琪琪的撕打。

  終于琪琪的牙齒還是印在了黃小偉的肩膀上,但黃小偉咬著牙根一聲不吭。

  良久,琪琪松開了嘴。

  緩緩地擡起頭幽幽地問:“你怎麽不喊啊?”

  “不疼。”黃小偉呆呆地望著琪琪。

  “胡說,都出血了...你傻了呀?”

  “有這麽漂亮的女人坐在我身邊就是死也值得,何況出點血而已?”

  黃小偉誠懇地說:“我應該早點進去,不讓你受欺負。”

  琪琪的纖手輕輕地撫摩黃小偉脖子上的傷口,一陣陣火辣辣的感覺從傷口上

  傳來,黃小偉低聲的呻吟一下。

  “我知道很疼,我有個辦法讓你覺得不疼。”

  琪琪的聲音充滿了柔情,美麗的眼睛閃爍著一絲欲望,她的雙手很性感地放

  在襯衣胸前紐扣上,解開了一顆,二顆,三顆...

  寶馬車尾敞篷慢慢地升起打開。

  月光下,琪琪的皮膚光滑潔白。

  “哦...等等...”

  黃小偉剛想說什麽一只很香很軟的手已經按在他的嘴上。

  琪琪用手指輕輕撫摸著黃小偉的嘴唇,一根蔥一樣的手指順著嘴唇滑進他的

  嘴里,黃小偉吮吸著。琪琪低下了頭,一只手伸到黃小偉的褲裆,拉開了拉鏈。

  張開了嘴含住了掏出了的一根半軟的東西,這東西在琪琪溫暖的嘴里迅速漲大堅

  硬成了一根粗大的肉棒。

  琪琪用豐滿的雙唇緊緊地包圍著它,小巧的舌頭圍繞著龜頭邊打轉邊吮吸。

  然后把整條肉棒深深地含進嘴里,跟著吐了出來。一陣猛烈的吮吸,然后又是一

  陣深含,那條粗大的肉棒甚至頂到了琪琪的喉嚨。黃小偉的頭仰靠著享受。

  他剛閉上了眼睛,一條潮濕而帶著腥騷味的內褲挂在了他的臉上。琪琪整個

  身子從座位上彈起,左腳跨過黃小偉的駕駛位,騎在黃小偉的腿上。整個身子伏

  在了黃小偉身上。

  “幫我脫掉我的小內衣。”琪琪的聲音很性感。

  黃小偉的手滑過琪琪光滑的后背,緊扣著帶子的奶罩應聲而解,松垮地挂在

  琪琪豐滿的肉峰上琪琪握住那堅硬的肉棒輕輕套弄了一下,掂起了雙腳,擡起了

  臀部,緩緩地坐了下去

  “哦...真緊啊...”那熟悉的地方依然讓黃小偉感到無比喜愛。

  琪琪蜜穴很順利就吞沒了黃小偉的肉棒,傾斜的插入角度讓溫暖多汁的水蜜

  桃更能緊緊地握住入侵者。

  “哦...琪琪,我要你...”黃小偉環抱著琪琪的細腰挺動著下體。

  “恩...恩...經理...你讓我想起在上海的...的日子...”

  琪琪臉上充滿柔情。

  黃小偉的回答是準確有力地握住琪琪跳動的乳房,把它們含進自己的嘴里。

  身材高挑的琪琪更能準確把握黃小偉那陰莖的長度,每次拔出將到洞口都可以重

  新插入,這樣的插入能讓黃小偉有暢快的感覺。

  敞篷已經蓋了過來,但抽插的啪啪聲還是響徹了寂靜的夜空。他們在瘋狂地

  接吻著,下身也瘋狂地交合在一起。

  遠處,兩聲高亢而滿足的聲音讓晃動不已的寶馬車逐漸地安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