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藏嬌豔母妻房

  女人做愛的時候總是閉上眼睛,因為女人是用身體的感覺,不是用眼睛做愛

  做愛。但是,在這張圓床上,慧珊和兒子做愛時,總是張開眼睛。天花板掛了一

  面大鏡子,好像電影的銀幕一樣,將兒子在床上擺弄她的過程,盡呈眼前。

  她不明白她的兒子為什麼會在天花板掛一面大鏡,要不是躺臥在床上,不會

  發現那面鏡子的作用。她沒有問過兒子為什麼睡房的天花板會裝置一面反照床上

  風光的鏡子。而慧珊做了這個睡房的女主人後,並沒有對鏡子提出異議。她似乎

  也享受鏡子給她的樂趣,願她看得見兒子確是能給她需要的東西。

  當然,第一次看見自己赤裸裸的和兒子在床上摟抱,兒子的雙手探索她身上

  的種種的性反應,她覺得這是偉大的設計。當兒子開始吻她時,她原本就己經閉

  上眼睛,不敢看下去。但當兒子一面捏弄她的乳尖,一面以舌尖挑逗她的陰唇時

  ,在瞇眼的縫兒,看到兒子的光屁股翹起來,在空中打圈兒,她問自己一個生命

  中最嚴肅的問題︰這是我真的想作的事嗎?

  兒子早己說明他的要求,和她做愛時,一定要把她的身體完全裸露,不容許

  遮蓋她身體任何部位。他說出來的理由是,身材保持得那麼好,不讓人看就有點

  浪費了。但他最終的目的,是要完全得著她的身體。母親能順著兒子的要求,赤

  身相對,無論是要她自己脫光,或是替她脫的,說明了什麼?母親的身體己經不

  是她自己的了,而是屬於兒子的了。

  兒子要母親為她裸露,再說下去,最終的目的是做愛。兒子要的是要從她的

  身體得到性慾的滿足。而慧珊犧牲色相,把大腿開開,讓兒子進入她的身體,並

  使出混身解數,務要把兒子子留在這張床上?所追求的又是什麼?

  不會為了一種美感吧?兩條肉蟲扭在一起在蠕動,喘氣。兒子壓住她,親吻

  她,愛撫她的每一個動作,都看得清楚。她看見兒子怎樣崇拜她的乳房,把兩團

  柔軟和肉,捧在手中,不任親吻,愛撫。乳頭含在兒子口?,不住吸吮,並用牙

  齒輕輕的咬,讓她覺得有點痛,哎呀一聲的叫出來的時候,她看見自己臉出泛出

  紅暈。而她看見自己的兩條腿就纏繞在兒子的大腿之間,像蛇一般把兒子緊緊的

  纏住。她覺得兒子弓著身子,翹起屁股和與她交纏的做愛姿勢都很優美,美得像

  攝影大師鹹美頓的電影鏡頭。

  因為,那面掛在頭上天花板的鏡子,不會是室內設計的一個念頭。慧珊就算

  是不做愛時也會仰視著鏡子,有些晚上,兒子會夜歸。他的工作多忙也好,他會

  給慧珊一個電話,告訴她,什麼時候一定會回來,並且預先告訴她,那個晚上要

  不要做愛,讓她能作好做愛的準備。兒子在床上的要求也挺講究的,他會說明,

  要她怎樣打扮,要睡房有什麼氣氛。慧珊當然能辦得到。

  做愛規定要預早通告這是個同居男女罕有的協議。慧珊也有權提出性事的需

  要,兒子不能拒絕。慧珊很可能在一個晚上有興緻作兩三個愛,但她也要約朿自

  己。慧珊有自知之明,她沒可能抗拒兒子他在堅挺的乳峰的親吻。不過,兒子射

  過精,雞巴從她的小屄一滑脫出來,慧珊就轉身背向著兒子。任憑他在自己的頸

  背輕吻多久,或揉搓她的乳尖至堅硬如石也不讓,慧珊就是不張開腿。她心?明

  白,她要省著用她的身體,省著用,恐怕兒子玩厭了。

  慧珊是一個世故的女人,她懂得怎樣獲得一個年輕的男人的寵愛。他愛妳的

  時候,會等到明天晚上。她以身體的本錢,來交換的兒子的眷戀和對她一切的供

  應。在物質生活的層次上,女人往往是給包養的。慧珊的弱點是,她接受了兒子

  給她物質的好處而失了身,令她處於下風。和兒子輩份不配的結合,令她更沒有

  討價還價的餘地。她唯一尚可恃的,是兒子仍尊重她是母親的身份。她必須要兒

  子明白,在性慾上其實並未失控。

  慧珊的想法,是自欺欺人,她當然己經是情慾失控了。她有時會後侮,那麼

  容易就和兒子上床。她罵自己之後,也罵那面鏡,當她看見兒子湊近她,在她的

  頸窩上吻下去,並且把她的連身裙拉練拉下,就全身就麻軟了,和兒子雙雙倒在

  床上。全身的衣服很快就給身子脫光了,並且不無她的協助。一夜之間,她就把

  媽媽的身份和地位丟了,變成了兒子的女人。

  那個晚上,整晚己經彼此打量著,在思想上早己跨越界線。慧珊意識到自己

  一開始就是不利的那一方,一進入兒子的家,就明白兒子己經用他的想像,把她

  脫個精光了。她嗅到空氣中瀰漫著誘惑,她盤算著兒子會如何借故湊近她和吻她

  她知道,兒子要脫她的衣服並不困難,她在心理上早就己經在兒子面前赤裸

  了。

  而這些都在她預料之中,除非兒子不是個男人。

  那個尚未踫她的身體︳其實己經給脫光了的感覺,是兒子的眼睛叫她相信的

  。透視力並不只屬於「超心理學」或紅外線高科技。每一雙色迷迷的男人的眼睛

  就己經有能力看透衣服布料,見到女人的身材。她對兒子說,為什麼這麼看她?

  他說,妳現在才發現,我是這麼的看妳嗎?

  慧珊說,你帶我回家有什麼企圖?兒子說,媽,為什麼不加上「不軌」兩個

  字來形容我心?想的東西?慧珊說,第一次約會我,就看得出你心懷不軌了。你

  很善於經營刻意的浪漫,如果我是別的女孩子,早就己經跟你上床了,是嗎?告

  訴我,為什麼會打媽媽的主意?

  他說,因為妳是個女人,一個有沒法抗拒的吸引力。不過,因為我是男人,

  我會承認勾引妳的。

  慧珊說,還沒告訴我,你想些什麼?兒子說,你答應不跑掉才告訴妳。慧珊

  頓了頓,點頭答應。兒子說︰我厭倦了獵豔的生涯,想改變一下。慧珊說,和我

  有什麼關係?兒子說,那個感覺是妳給我的。我有一個癡心妄想,為什麼還要追

  逐別的女人,我最想得到的女人已經出現在眼前。自從第一次約會妳,是的,我

  有這個的動機,而妳也應我約會,以後,再留意過別的女人了。

  「要我替你煮飯洗衣服嗎?」慧珊說著,朝著兒子的睡房看過去。問他,真

  的沒有別的女人,我一看你的房間就知道有沒有說謊。推門一看。正中央放了張

  大圓床。慧珊坐在床沿,仰首一看,鏡子照到她低V領口下呼之欲出的乳房和深

  深的乳溝。兒子站在她面前,對她說︰媽,如果妳喜歡,這張床就是妳的了,公

  寓也是妳的。唯一的條件是妳要讓我和妳同睡。

  兒子直截了當的一說,慧珊愣住了。她預計會經過一些挑情的動作,如索吻

  、愛撫。她可以在未給脫至赤裸前逃走。現在,慧珊只能把話題暫時拉開,說,

  你在這張床睡過幾多個女孩子?

  兒子說︰「有幾多個妳介意嗎?如果妳告訴我妳吃她們的醋,我會逐一數一

  數。並把我在床上如何和她們交歡的細節告訴妳。不過,妳比誰都清楚,她們在

  我心目中有多重要。自從回來了,我的心?只有一個女人。妳知道她是誰?」他

  的氣息,在慧珊裸露的肩膀上,如微風吹拂,令慧珊有一陣涼意,透進她裙底下

  ,微微張開的大腿之間。

  慧珊警覺,事情發展比她想像的快。她開始對自己的定力有所懷疑。一個年

  輕男子的同在,會令她生命有充實的感覺,但是同時會令她失去方向。和兒子一

  個禮拜幾晚約會,她己經在行動上接受了兒子對她的應許。他說要把她變成一個

  快樂的女人,他能給女人所要的虛榮—房子,車子,戒指和愛情。

  慧珊是想知道兒子曾有過幾多個情人,但她口?卻說︰你的過去不干我事?

  但兒子搶著說,妳不要騙自己了,妳介意。慧珊說,母親會介兒兒子有幾個

  情人?

  我只是關心兒子的生活。兒子說,但我不介意妳是誰?因為,我覺得,如果

  要和一個女人相依為命的話,那個女人就是……妳。

  兒子說,媽,妳得相信愛情,沒有愛情我們不能走在一起。妳穿得漂亮和我

  拍拖固然可愛,沒穿衣服上廁也不會討厭。妳想一想,我們就這樣一起生活,我

  的東西都是妳你—房子、車子都給妳。還有這顆鑽石戒指。讓我替妳戴在指頭上

  ,作為我對妳的愛情的保證。

  慧珊太相信愛情了,讓她的感情一片空白。有個兒子每個禮拜跟她約會,讓

  她再給愛情一個考慮,但必須給愛情一個新的定義—母子之間,需要彼此的同在

  ,是愛情的一種嗎?和他的手也沒拉過,吻也沒接過,就叫他相信愛情,慧珊也

  給搞糊塗了。不過,每一次的約會,似是母子,又像情人之間無拘無束地倘佯,

  惹起的懸疑,終於有了枚戒指做結論了。兒子在等待著,慧珊擡起頭來,向她嫣

  然一笑,就伸出手來,對他說,拿來看看。兒子卻執住她的手,把戒指套上。她

  從兒子緊握的手,抽回她的手,把戒指湊近看清楚,果然光芒耀目。兒子說︰媽

  ,妳看怎樣?能收下嗎?

  慧珊點點頭。兒子就坐在她身邊,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慧珊覺得應該把身

  子向兒子那方靠過去。兒子在她耳邊悄悄地說︰要我替妳把衣服脫下嗎?慧珊不

  好意思說不。兒子小心翼翼地替她把連衣裙的拉鍊拉下,並解開乳罩。把袖子從

  膀臂褪下,見到慧珊健美的胸。兒子說了一聲,說︰媽,妳身材比我想像的好,

  皮膚比許多少女還要細滑。我們以後做愛,妳都要給我都看一遍。然後就在她肩

  頭,頸彎吻下去,吻她的背和乳房外側。

  慧珊幫忙把阻礙著他吻乳房的乳罩和裙子都剝下,兩臂交疊胸前,把乳房一

  擠,更見豐滿。兒子略為撫弄一下她的乳房,和她赤條條的大腿。慧珊現在身上

  什麼也沒有,只有一條寶石項鍊和指頭一顆耀眼的鑽戒。項鍊是生日禮物,而戒

  指是定情的信物。

  兒子站起來,自己也脫衣服。慧珊低著頭,說︰

  「你說要做愛,是真的嗎?」

  兒子說︰「就算我們今晚不作,早晚也要作的,對嗎?如果你害羞,我們可

  以先愛撫,等妳認為可以和我做愛,我們才作。」慧珊擡頭一看,看見鏡子?兒

  子撫觸著她敏感之處,在她唇上親吻著,並輕撫她的臉。耳邊盡是如何愛她的情

  話。

  她對自己說,這個大膽的選擇,可能是對的。這張開膀子,環抱著兒子,讓

  一對乳尖抵住兒子的胸口。兒子說︰「媽,妳己經是我的嗎?」慧珊沒回答,只

  仰臉迎上兒子的一吻。兒子就順勢壓在她身上。她看見,那個以舌頭打通門路,

  快要挺進她身體?的男人,就是她愛的人。

  兒子顧著吻她,愛撫她,卻顧不著進入她。兒子的手忙腳亂讓她懷疑兒子所

  謂的風流史是捏造的。或者和母親做愛有些不同,令她無法一插即入。但慧珊只

  用指頭把住兒子的肉棒,就找到方向,長驅直入,填滿了她。陰道肉壁替她在想

  像中形狀和尺寸。她上身的兩團肉和下身的另外兩團肉,在兒子手中擁壓了幾下

  ,比一比那個結實,那個有彈力。慧珊會心微笑,她相信兒子是滿意的。隨後,

  兒子捧住她的屁股,想要再挺進深入。但她的子宮己給頂到盡頭,實無法再擠進

  一點。那是個好現象。慧珊心?己明白,只要兩條腿把兒子盤住,就會為兒子製

  造一種有如進了處女的陰道的效果。

  做過愛之後,兒子把慧珊她像個嬰兒緊緊的抱住,令她透不過氣。她偎依在

  兒子的懷?。這就是結合成為一體嗎?慧珊想,看見鏡子?兩個赤裸的身體骨肉

  勻稱,是配得上的。

  兒子說,媽,妳不單看起來比想象的好,做愛也比想像的好。不要害怕,妳

  把自己交給我,我會每個晚上和妳做愛,帶妳環遊世界,把名家的時裝,最貴重

  的首飾,香水,都賣給妳,只要妳願意做我的女人。

  慧珊說,你這些話,對多少個女人說過?但我不介意你的過去。但你要答應

  我,只有我一個。你在外邊到底有幾多個女人,不要讓我知道就好了。但是,你

  不能要你的媽媽為你獨守空幃。明白嗎?

  「我不會的,我的多疑媽媽。」兒子說。我會只愛妳一個,每個晚上穿著性

  慾的睡袍內褲,塗上香水,躺在床上,等著我回來。我要看見我的媽媽是世界上

  最嬌豔、最性感的情人。

  不過,慧珊應該也會料到,男人是天生的多妻主義者,自己的兒子也不例外

  慧珊的衣櫥?掛滿了各名家的時裝,高跟鞋和手袋。她戴著的寶石項鍊也愈

  來愈珍貴,法國的香水也遍室幽香。她也有幾張白金信用卡,要刷就刷。這是男

  人最容易供應給他的女人的。有幾個晚上,沒有電話回來,人也回來得晚,慧珊

  仍然會為著一個做愛的場面作好最好的準備。

  而她漸漸明白,那面鏡子真正的作用,是給在下面的女人看的。讓女人看見

  她的男人或兒子如何和她做愛,或是還未回來時,看見見己如何和自己做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