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同治十二年(西元一八七三年)。离杭州西湖不远的馀杭县城,一条小巷弄里住着一户姓葛的人家;葛当家的刚过逝近三个月,留下孤儿寡母及一名童养媳。葛家夫妇多年来就一直在杨乃武府里帮工打杂。当葛当家的去逝后,虽然葛家顿失支柱,所幸杨府对葛氏十分照顾,不但让她继续留下帮工,还多给工钱,也算是帮她度过生活的困顿。子名葛小大,在离城二十里外苍前镇的豆腐坊里做学徒帮工;童养媳叫毕秀姑,因她长得面目秀丽,娇媚可爱,又爱穿一身绿衣衫裤,腰系一条白围兜,恰似一棵水灵灵的小白菜,人家见了就戏称她「小白菜!。扬乃武父母早已双亡,只因祖上积产,又加上在当地是名门旺族,所以也不必从事生产,生活也不致匮乏。扬乃武自幼即饱读诗书,又有兴趣医理药方;所以扬乃武心志于官耀门眉,或者;再不济也可悬壶济世。扬乃武两年前曾娶过一门媳妇,不幸的却因难产,而母子均失。现在就只有那位守寡的姐姐杨淑英,帮他料理平常琐碎的家务,让他专心于今年的乡试。 ************这天,葛喻氏因身体不舒服,就叫小白菜去杨府代工几天。杨乃武吟着诗词,晃晃悠悠地跨进书房,只见一位十六、七岁的姑娘,长得容貌甜美、楚楚动人;身材更是凹凸有致、曲线玲珑,不禁让他亮眼之际,而愣了一会。相询之下,杨乃武才知道小白菜是因葛喻氏生病而来代工,随即让她领着去她家为葛喻氏看玻杨乃武不但精通中医,并时为穷人义诊、送药,这早是众人皆知之事,如今又是亲身所见,更使小白菜深为感动。在这段代工的日子里,杨乃武见小白菜人极聪慧,便教她读经、文书绘画;而小白菜也果真不负所望的尽心学习。一天杨淑英走进书房,望着小白菜离去的背影,心头不禁布上疑云,她望一眼站在书桌边的扬乃武:说道:「弟弟!你媳妇已去世一年,做媒的络绎不绝……」杨乃武打断姐姐的话:「我不是要准备今秋乡试吗?其他的事,等乡试后再说罢。杨淑英答非所问,却若有所指的说:「可惜这如花似玉的姑娘,却当了豆腐坊葛小大的童养媳,怕是命里注定。」杨淑英一脸正色的看着杨乃武,继续说:「若是有人引诱她,让她一时冲动而丧失名节,这可是有伤阴德的……」杨乃武知道姐姐所指为何,便苦笑着说:「姐姐!这你倒安心,弟弟并非不懂进退之人!「唉!杨淑英叹道:「这倒是姐姐多心了!不过;还是得提醒你,小心瓜田李下之嫌。」「是,弟弟自会省得!」这天,小白菜在回家的路上,遇着了馀杭知县刘锡彤的独子刘子和。刘子和一见小白菜貌美如天仙,顿时失魂落魄动不得身,望着她渐逝的背影,他便想着不惜一切地要将小白菜弄到手。于是,刘子和找上仁济堂药店的小开钱保生,商量着歹计……隔几天,葛小大父亲百天忌日之际,钱保生教唆棺材店老板来催讨寿木、祀仪等之欠债,并硬限定三日还债,过期就要抓人抵债。三天将到,葛喻氏借贷无门,万般无奈,只好叫小白菜约杨乃武夜里来葛家饮酒。当杨乃武已有几分酒意之时,葛喻氏撇下在一旁侍立的小白菜,说是要去厨房取菜,却就此不再回来。小白菜半晌不见婆婆返回,只觉有异,遂去拉房门,这才发觉房门已被外面反锁了。小白菜这一惊吓实在不小,忙低声叫唤着:「婆婆……」小白菜从门缝一瞧,发现婆婆巍巍颤颤地跪在门口,老泪纵横哭诉着:「我们全家死活……只有求你跟二先生……」小白菜明白了婆婆用意,羞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恨不得有丝地缝钻进去。杨乃武在灯下发现秀姑刚才灼若晨花、娇容艳姿,转眼间却脸如蒙霜、神色凄然,正想开口询问,只见小白菜直挺挺地跪下来,泪流满腮,颤声低唤:「杨二先生……」便把事情使末细道一遍。杨乃武知道详情后,随即拿出银子,一面说道:「葛婆婆也太不该了,有困难自当跟我说,何必做出此等傻事呢!小白菜忙着跪下拜谢:「二先生,你救了我们一家!杨乃武却摇着头,扶起小白菜,说道:「姑娘不必谢我,你倒是该怨我。虽说你我两下清白,可这房门一锁,只怕有损姑娘名声,乃武真是对不起姑娘了!小白菜这时才慌乱得滚下几颗热泪。杨乃武考虑了一阵子,便说:「事已至此,实难弥补,不如等我中了举人,就多给葛小大几百两银子另娶一房妻子,再资助小大开一间豆腐店,然后我再将你明媒正娶入我杨家,或许可以两全其美。」小白菜听了虽已羞红满脸,却也十分乐意,羞涩地低着头亲手斟满二杯酒,二人一同饮下。杨乃武百感交集地喝着闷酒,他既喜于能得此如花似玉的娇妻;却又忧心于不知如何面对族人乡亲。浓烈的酒酿,让杨乃武渐渐难以自控礼教的约束;让他情不自禁地对小白菜轻薄起来。小白菜一方面感激杨乃武的侠义相助;一方面也对他情有所衷,因此,她也含羞带怯、半推半就地投怀送抱。令人醺醉的酒气,夹杂着男性独特的气息,不停地经由紧贴的樱唇渡到小白菜的嘴里,让她意乱情迷之际,不禁心跳急遽、唿吸紊乱,全身只是一阵热过一阵地发烫着,让她有如大病初愈般,软弱无力地并靠在杨乃武的胸怀。小白菜虽说是葛小大的童养媳,但却尚未正式圆房过。虽然葛小大时有冲动得表现出轻薄的举动,却因没得到长者的允许,而有所顾忌,所以也只是止于抚摸而已。有几次葛小大忍不住地要扯拉小白菜的裤腰带,小白菜却都警觉的悬崖勒马,急忙地逃入房里,让他只得自行搓揉着泄精了事。让小白菜暗自惊讶的是,自己竟然一反常态,不但不想拒绝杨乃武在她身上肆无忌惮的摩挲,更反而紧紧地拥搂着他,甚至还自心底升起一种前所未有过的欲望,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受渐渐布满全身,彷佛是酥痒、又彷佛是酸麻,她时而觉得体内彷佛万蚁躜动;时而觉得空虚得急需填补。杨乃武觉得胸前有两团柔软又有弹性的丰肉,紧迫地抵顶着、揉蹭着,还彷佛传送过来激烈心跳的悸动;如兰之少女幽香,阵阵扑鼻,直躜脑顶,让他因情绪的持续高涨,而嘘喘着不规则又急遽的唿吸,整个人彷佛陷入于忘我的迷眩中。杨乃武的嘴唇移动了!让小白菜有机会得以喘息一下,轻嘘一口气;但随即又因脸颊、耳垂被杨乃武湿柔的舌尖灵巧地挑弄着,而不自禁地轻声娇吟起来。一阵阵柔情的接触,让小白菜跟着一阵阵寒颤;一种莫名的快感,凝聚着一股热潮积蓄在小腹深处,彷佛正在聚集一种即将狂奔勐泄的能量。杨乃武的唇舌在小白菜的粉颈上磨动,一面轻柔地拉开她的衣襟。彷佛舞台上布幕正开着序曲一般,小白菜的粉颈、酥胸、乳沟、慢慢地呈现。一种耀眼、刺目的雪白,让杨乃武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的晕眩,让他自然而然地闭上双眼,却把热唇印上她的胸脯。赤裸的凉意却没使小白菜感到寒冷,反而使内心更加火热。彷佛是无法承受如此极端的冷热煎熬,小白菜微开的樱唇吐出一声声无力的呻吟。小白菜娇柔的身躯,显得无力而摇摇欲坠;可是,双手却如有千均之力,紧紧抱着杨乃武的后脑,极力地凑贴在自己的胸前。随着衣裤无声息地滑落在脚踝上,小白菜感到坚挺的乳蒂被杨乃武一含、一吸,整个绒毛丛密的阴户又被他的大掌紧覆着,致使她再也站立不住,而缓缓地倒在地上。杨乃武也亦步亦趋地顺势压俯在她身上,嘴唇仍然含着她的乳蒂;手掌仍然没离开她的阴户。冰冷的地板,让小白菜似乎从情欲的迷乱中清醒一些,可是;此时她却有点憎恶这种清醒。小白菜把眼睛在用力紧闭,彷佛担心一睁眼,这一切美妙的情绪会突然幻灭。在迷茫的晕眩中,小白菜感到杨乃武牵引着她的手握住一根硬物。她先是一阵瞬间的迷惑,随即意会到那是男性的阳具,羞涩又不舍的心情,让她一缩手随即又紧握着,让热烫、坚硬还微微颤动的肉棒,在她的手心里不安地躜动、缩胀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