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嗯嗯……好舒服……啊……」我新婚妻子起眼睛, 发出低沉的呻吟声虽然这些句子在这新婚的几个月里我都听惯了, 但仍抗拒不了这样的诱惑不觉间已经加快自己粗腰的劲度, 把自己引以为豪的巨大肉棒插入她的阴道里直顶上她的子宫。 「啊啊……我……我快……我快要死了……」这不是被我压在身下的娇妻发出的呻吟声, 而是我们录影带播放出来日本A级片那个女主角发出的声音。 「快……我…我好…好喜欢你的……喔……大鸡巴……啊……」萤幕上那女主角搂住男主角, 男主角一边用手搓弄她的大乳房一边使劲地抽插着她。 「啪叽啪叽……啪滋噗滋」大鸡巴在阴道里抽动时, 发出美妙的声音。 「好老婆……你多学一下……那些女主角……」我双手按着娇妻柔软健美的大奶子上面, 大拇指捏弄着她的奶头把她弄得气喘吁吁。 老婆的双颊飞红,喘着气说︰「你想我……我变成……A…A级片的……女主角……吗?」 她紧紧的搂住我的脖子, 雪白的屁股前后地挺动着使我的肉棒在她的穴内进进出出, 发出一阵阵淫浪的肉声。 「啊……啊……好老公……我来了……高潮了……好爽……好棒……啊……啊……受不了……太棒了。 」她全身都浪起来,紧抓着我的肩膀,一头长发像波浪般的甩动, 丰满的乳房上下跳动。 我挺动腰部,让肉棒在她穴内跳动着,继续不断的刺激她, 把她的大腿向两旁分开猛力的抽动,肉棒吞吐的快感让她连续不断的高潮。 她两手撑持着桌子,紧闭双眼,我的肉棒在她的穴内来回抽插, 带着她红嫩的阴肉翻进翻出弄得她不停的扭动身体, 不断的发出淫浪的呻吟汗水混合着淫水,由她的腿间流在桌上。 「啊……不行了……老公……你太强了……啊……我快死了……」我老婆娇声地浪叫起来, 双腿紧紧夹住我的粗腰让我的肉棒再次深地插在她体内, 这时一股兴奋难忍的感觉从我阳具传到全身我再也忍不住, 把热滚滚的精液射进娇妻的阴道里。 当我将肉棒拔出的时候,老婆全身是汗, 乳白黏状的精液从她的阴道里倒流了出来流在桌子上。 我低头轻吻着她的秀发,轻咬着她的耳根,她软软的倚在在我胸脯上, 不停的喘息着。 「喔……喔……喔喔……我快上天了……啊……再深一点……再深一点……啊……」电视上的女主角还没完呢, 到底现实中实在不能和淫片里的情景相比。 我和妻子听到这种声音,相视而笑。 我最喜欢她的笑容,笑起来有个小酒涡,加上白净的肌肤和清美秀丽的美貌。 她叫做小慧,除了样貌出众之外,身裁发育得很好, 十六岁时已经有副颇为骄人的身段裙下之臣很多, 从我和她相识到我们结婚我所知道的不下三十个男生追求过她。 就是这样的女孩,使我几乎疯狂地追求她, 从十六岁追求到十八岁她得到父母的允许下, 才开始接受男朋友我成为她众多男朋友之一。 经过两年我才算是把到追到手,她把初夜献给了我, 然后把身边一众男生分手终于把她「私有化」了。 我大她六岁,大学取得一级荣誉毕业,进入市内一所显赫有名的会计师楼, 到今年她廿一岁大学毕业时我已经升上经理的职级, 手下已经有几十人。 刚好亚洲金融风暴迅速卷来,各行各业经济箫条, 破产的公司和个人都很多。 我们会计师楼的生意却更好了,因为不断有破产的公司聘用我们去清算资产, 我也成为业界相当有名望的年轻人。 我想是我的年少有为吸引了小慧,于是我们今年结婚了。 婚礼上有不少她的前男友都来参加,看到他们沮丧的脸, 使我很骄傲我终于得到了这个美丽和智慧兼备的女孩。 更使我高兴的是,她除了是个贤淑的女孩之外, 她在性生活上还百般迁就我也懂得享受着性爱, 我们不断尝试新的方式由最初在睡床上做爱, 后来在地上也干了起来到现在我喜欢把她按在大厅中的桌上, 一边看A级片一边站着干她。 刚才我们再次在桌上完事了。 小慧从桌上下来,穿上薄薄的睡衣,嗔娇地对我说︰「你看, 桌上满是你那些精液今天晚上怎幺吃饭呀?……不如就吃你的精液……」话未说完她用手指黏起桌上乳白的精液, 往我嘴边涂来我吓得缩下头,慌忙跑开,她乐滋滋地追着我, 就这样我们玩得很开心。 终于她收拾好桌子,进了厨房去准备晚餐, 我在厅中关掉A片转到电视台新闻节目,无聊地走来走去, 我无意从厅中的窗子看向对面那是我们隔壁的套房, 竟然有两对贼眼在偷看着我们的房子内的举动!刚才我们激烈造爱的情况不就给他们欣赏了吗? 我们造爱的时候没有拉上窗帘 因为我们关掉灯外面的人除非用红外线望远镜看, 否则应该看不到的。 另外因为我不知道我们隔壁这套房有人!据我所知那房子本来也有一对新婚夫妇进来住, 但金融风暴的打击下那男的好像被公司裁掉, 结果供不起楼他们好像向高利贷借了一些钱, 结果有一天我下班回家见到那房子大门打开, 留下一间空屋里面很凌乱,看来是匆匆走了。 所以现在我看到那空屋里两对贼眉贼眼的东面是什幺呢?我还没细想, 小慧已经把饭菜端出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空屋(二)空屋窗口的贼眼 第二天我回公司工作的时候, 总不断地想起那空屋窗口上的两对贼眼。 我和新婚妻子小慧虽然在恋爱时或结婚后,造爱次数很多, 我们也不断尝试新方式但从来没有给别人看见, 这一次那两对贼眼到底看见多少东西?会不会看到我那美丽妻子的娇好身裁 会不会看到她赤裸的大腿和乳房会不会看到她被我压在桌上那种风情万种的淫样? 我不断幻想着, 心里砰砰直跳一股从来未有的兴奋感觉直冲全身, 下体那肉棒挺起直顶住西装裤,难过极了,真想快点下班, 把娇妻干十次。 我晚上下班回家时,为了看个究竟,悄悄推开那空屋的虚掩大门, 赫然看到厅里面有两个手臂纹身的大汉三十来岁, 看起来已经知道不是好货。 一个相当胖,大概有一百公斤,另一个没那幺胖, 但也有八十五公斤吧他们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打着牌子, 还一边用手去弄脚趾间的空隙看了令人可怕心。 我忙悄悄退了出来,回到自己的屋子,心里噗噗乱跳, 是一阵莫名的兴奋。 我想我有点精神分裂了,我一边很害怕那两个坏人, 因为我有个漂亮年轻的新婚妻子万一那两人坏人对她起了色心就不好了。 另一方面,我却想着自己心爱的娇妻如果把美丽的胴体暴露给那两个坏人看见, 那种兴奋的感觉使我的理智淹没了。 我一进屋子,小慧芬芳的香水气息和她那甜美的笑容已经展现在我眼前, 其实她每天都是这样来迎接我但不知道为什幺, 今天我特别兴奋把公事包丢到地上,用脚把大门踢得关上, 把小慧抱起来吻着她的小嘴,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搅动着, 小慧「唔唔」回应着然后我的嘴吻向她的嫩滑的脖子, 再到她的胸口上。 「老公……你今天……那幺急……为什幺?」小慧喘着气地说, 但她没有抗拒的意思反而双臂勾在我的脖子上。 我焦急地推到厅中,把她贴在上,解开她的睡衣, 哦原来里面没戴乳罩,我的双手立即用力地捏住她的双峰, 五个指头灵活地抚弄着。 我这时回过气来说︰「小慧……你好像也在等我嘛……没穿乳罩的……」 这时我想起窗外的贼眼, 我看一看窗虽然很暗,但我感觉到那两对眼睛又在看着我们。 我在上按开了一盏昏黄的小灯。 小慧看到灯光,羞得脸全红了,说︰「老公……为什幺要开灯?」 我说︰「我今天很想看看你的裸体。 」 小慧娇嗔地说︰「人家有什幺好看……」 我说︰「那就算想给你看看我的肉棒。 」 就完脱下自己的裤子,把胀得老大的肉棒露了出来。 小慧不再说什幺,闭起眼睛,呼吸逐渐急促, 柔软的乳房在我的爱抚下逐渐结实她在我的爱抚下, 扭动着的身躯回应着我的抚摸。 我把她的睡衣睡裤脱去,把她压在桌子上,手指伸进她的内裤中, 整个手掌压住绒毛触感的柔软体用食指和无名指分开细长的缝, 中指贴在湿热的地方上下滑动地抚摸着。 「啊……啊…」妻子轻轻地发出声音。 我的手更加深入,捏住她略微突起的小核。 这时小慧开始给我逗得性起,用手抱着我的头来和我接吻, 她的舌头比我的手指更饥渴激烈地找寻我的舌头。 我把她的内裤扯下,粗大的腰把她双腿压开, 她的双腿顺势把我的身体卷住嫩臀激烈地摆荡着。 我的双手回到她的乳房上,大拇指急速地来回触摸她的乳头, 很快她的乳头逐渐坚硬挺起。 「啊……老公……好舒服……啊…」小慧开始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我当然知道她很舒服,因为她的私处蜜汁已流得沾满了大腿的两侧, 把我的肉棒也在这湿润变得更加膨胀我用用龟头在她的穴中慢慢地回转着, 然后腰身一挺将整根送进她的体内。 「啊……老公……」小慧呼叫着,她双脚用力地夹住了我, 那神秘地带也贴紧了我。 我开始连续抽送,虽然被夹紧,但已经被爱液润滑的小穴毫无困难地任我进出, 每一次我都将它插至最深处好像是她将我吸进去一样。 小慧微张着小嘴巴,「嗯……啊……噢……呵……」随着我的冲刺, 发出有节奏的娇喘声双腿随着抽送仍然紧紧夹着我的腰, 我的肉棒在她小穴里不断上下上下地磨动着把她小阴唇都弄得反了出来又弄了进去, 她美得全身都颤动着小穴里不断冒出淫液。 这时我又想起那在窗口外的贼眼,心里更兴奋了, 不断地揉搓着小慧的柔软有弹性的奶子心里想︰「我这样可爱的老婆赤条条给暴露其他男人看, 是何等的淫荡。 」想完就觉得全身快要爆炸一样。 「小慧……我今天要……强奸你……」我发出的句子, 刺激着我们这对小夫妻。 我这时开始粗暴地压向她,不再抱着她的身子, 反而只拉着她的腿弯站立着将肉棒不停地入她的小穴。 「老公……你现在……就在…奸……我……」小慧每次都会顺从我, 而且也享受着我的冲刺。 我把她抱到那个窗台上,窗台是小了一点, 但小慧也是属娇小型的所以没有多大问题,我让她跪在窗台上, 肉棒从后面插进她的小穴里站着继续抽插着, 双手从她腋下伸到她的前面去摸弄她的乳房。 她这样的姿势,再加上厅里昏黄的灯光,对面那两对贼眼相信能完全饱览我这新婚娇妻的美态。 我想到这里兴奋极了,把她弄很更淫荡的样子, 她不断地「呵啊啊嗯嗯」地张着小嘴呻吟着我在想对面那两个坏蛋如果真的在偷看的话, 一定会好看过看日本A级片加上小慧这个漂亮的女主角, 肯定使他们今晚打手枪打到天亮。 我全身都颤动着,连续抽插十几次,然后把肉棒抽出来, 精液射在她嫩白的屁股上然后我们两夫妻相拥坐在地上喘息着…… 空屋(三)刺激的造爱场所 之后连续有几天我和妻子都在窗台上造爱, 我们始终只开着昏暗的小灯所以后来我认为对面窗子那些男人可能是看不见的, 心里的兴奋降低了。 我又恢复和以前一样,专心工作,下班后才再想找一些新的玩艺, 和娇妻一起玩耍。 就这样过了几天,我下班时又再经过那空屋, 这时突然有个人开门站出来我吓了一跳,定睛一看, 原来是那个较肥大的纹身男人他伸手搭住我穿着西装的肩, 说︰「老兄进来商量一下。 」 我想要说什幺的时候,已经给他拉了进去。 另一个壮汉也在里面。 「你们想……」我刚说出口,那肥大的男人就说︰「你的太太很漂亮, 有一对大奶子还有在被干的时候很淫荡的样子……」 我心里开始扑扑乱跳, 知道原来这两个男人真的在偷看我们造爱我抗议地说︰「你们偷看……」 另一个男人说︰「别说偷那幺难听, 你把老婆放在窗台又开着灯,盲人都看得见!」他站起来捏着我的脸淫笑地说︰「你大概也想我们看你老婆吧!」 我心里的秘密给他挖出来, 开始有些羞怒说︰「是不是和你们无关,你们想怎样?」 那肥大的男人从衣袋里拿出几张照片, 递给我看原来是我和小慧造爱的照片,小慧全身赤裸, 奶子和下体的毛毛地带都看得一清二楚。 那男人说︰「这些照片寄到A书去登,你想会怎样。 」 我有些害怕,虽然男女造爱很自然,但小慧的裸体给登在A书上给淫猥的男人看, 对我这个有些知名度年少有为的大好青年来说 实在有很大的打击。 我立即从口袋里拿出几千块钱,塞到那男人手中说︰「就这样算数吧。 」 那男人把钱收起来,说︰「我们不要想勒索你的钱, 只是你的太太实在太漂亮了隔着窗子看得不清楚, 我们想看得清楚一些。 」 我软软坐下,和他们谈起话来。 原来那两人是财务公司的收数佬,不用说当然是黑社会的人物, 每天蹲在那空屋里是想等那业主回来找他还钱。 那肥大的叫做肥菜,另一个叫鬼秋,这种不良人物全是靠这种花名行走江湖。 他们也不是每天都在那屋里,神出鬼没的,所以不是很多人知道那空屋里原来有两个男人。 我回到家里,吃完饭和小慧坐在沙发上, 她突然抱着我坐在我的双腿上,吻着我的脸说︰「老公, 今晚我们要不要……」 我故意轻轻推一推她 她很失望地说︰「老公你近来公司很忙吗?所以不想……」 我叹气地说︰「不是, 而是我们造爱已经成了惯性没有新鲜刺激了。 」 小慧嘟着小嘴,然后突然笑着说︰「老公, 这几天都在窗台上不是很刺激吗?」 我摇头说︰「试过几次就不刺激了。 」 我假装想一想说︰「小慧老婆,我们今晚去隔壁那间空屋去造爱?」 小慧嘤地一声说︰「不要, 那屋子有人怎幺办?」 我说︰「空屋就是没人!那对夫妇已经逃走了。 」 她还是担心说︰「那有人来了怎幺办?」 我说︰「我们进屋后就锁住门, 不怕有人来打扰我们。 」 小慧给我打动了,但她坚持要换掉睡衣, 穿上短小漂亮的连衣裙的上街装束才肯和我过去隔壁。 空屋没上锁,我们进去,打开灯,小慧四处查看, 确保没人。 睡房里乱七八糟,床都破烂不能用,我们回到厅中, 那大理石桌子相当不错旁边有几个空的啤酒玻璃樽和烟头, 我知道那是肥菜和鬼秋留下的。 小慧确信全屋没人,便兴冲冲反锁上门, 把窗帘拉下然后抱着我勾着我的脖子,就在厅中亲吻起来。 我扭住她的手,把她反身按在边,说︰「小女贼, 竟然敢跑来人家屋里想偷东西吗?快点趴在上不要动, 我要搜身!」 小慧知道我在玩角色扮演游戏 于是很有默契地乖乖地用双手撑在上任我在她后面把她的连衣裙由下到上脱掉。 我的眼睛朝旁边的大衣柜看了一眼,这个布局是我和那两个纹身汉一起想出来的。 原来那天肥菜和鬼秋要我和小慧在他们面前造爱, 给他们看得清楚一点我有照片给他们把持住, 当然我有些变态的心理也催使我同意他们的意见。 结果他们同意躲在厅中大衣柜里,衣柜有向下的百叶扇, 里面看外面很清楚外面却看不到里面,所以小慧刚才查看全屋也没发现有两个大男人仍在屋里。 我的心又再砰砰地跳动着,虽然小慧美丽的胴体我已经看过好几次, 但这次不同因为一共有六对眼睛一起在看她。 我把她的乳罩后面的扣子解开,然后把乳罩脱了下来, 十只手指就在她那对骄人的奶子上揉搓着。 我心想,衣柜里面那两个男人也看得很爽吧。 「啊……你……你这个卑鄙警察……搜身怎幺可以摸……摸我奶奶……」小慧故意撒娇说。 我这时也有点气喘说︰「小姐,我要看看你奶罩里面有没有偷来的东西, 我还要看看你内裤里有没有东西。 」 然后我故意慢慢地把她小小的底裤沿着她那滑不留手的大腿脱了下去, 我听到衣柜里其中一人沉沉发出「哇」声我连忙自己也「哇」一声, 以免给小慧发现。 我的双手已经分头行事,左手握着她的乳房捏弄着, 拇指逗弄她的奶头然后右手伸在她的阴阜上抚摸着, 手指渐渐摸到她的阴唇然后再由她温暖的孔道中间钻进去。 「啊……」小慧不禁发出呻吟声。 她很敏感又多汁的,所以小穴的淫水不断沿着我的中指渗出来。 她还想抗议说︰「警官……你已经脱了……我的内裤……还没搜完……吗?」 我故意把手指拿出来, 说︰「小姐你可以走了。 」 小慧回头白了我一眼说︰「你好坏……故意逗弄我!」 我说︰「那你哀求我吧。 」 小慧脸红了一阵,说︰「警官,你要不要连我小洞洞也搜一遍……我可能把偷到的东西放在里面。 」 我哈哈大笑说︰「是吗?那我搜查一下吧。 」说完右手陷入她的双腿之间,食指和中指直往她的小穴弄进去。 「啊……嗯……噢……」小慧呻吟起来, 「轻……轻一些……我……很……舒服……慢点……再插深……深些……」 她的话真是自我矛盾 我见她已经很湿了我便用左手迅速脱下自己的裤子(绝招也, 单手脱裤!)她也伸手到后面来摸我的阳具这时我已是又硬又粗。 我分开她的双腿,把她压在上,提起阳具, 就往她那小肉洞一顶。 一条粗硬的大阳具就插进她的阴道里去了。 「哎……啊……老公……」小慧快活地浪叫了起来。 我用起功夫来,一下一下的抽插着,先是直顶, 每一下都把阳具连根插入顶了一会儿又把阳具拔到阴道口, 只留一个龟头在和她的小阴唇磨弄。 小慧被磨得把屁股往后直迎。 我故意退后,不把肉棒顶回去。 小慧痒得屁股直摆,口中浪叫︰「老公……别……别逗我……来嘛……干进来啊……我那小穴很痒……快用力呀……插到底呀……快呀……」 我这时心想, 那两个衣柜里的男人听了小慧的淫语会不会忍不住呢? 我这时把她转回正面来, 抱起她的双腿贴在上,她的双腿夹住我的屁股, 饱满的双乳紧贴我的胸部。 这样姿势把大肉棒狠狠地入她的小穴中。 「啊……啊……」小慧兴奋得全身都没力了, 伏在我的身上上下地纵着弄得我也很吃力。 我把她抱到那大理石桌上,她仰身躺下, 我就站着用肉棒抽插她她「哼哼啊啊」的呻吟不停。 我又再想起那衣柜里的男人,再看到自己美丽的妻子那种淫荡的媚态完全暴露给其他男人看, 我兴奋地忍不住地尽力抽插这次没等小慧到达高潮, 我就一泄如注伏在她身上喘气。 小慧仍哼哼喘喘地说︰「老公……我还……还要……」 我突然兴起了虐待感, 从身边抓起啤酒樽把那樽颈往她的布满淫汁精液的小穴插了进去。 「啊……老公……你干……干什幺……哎……啊……老公……插深点……」小慧虽然觉得被我凌辱, 但欲拒还迎双手抓着我的肩膊,双腿分开任由我用啤酒樽颈抽插她的小穴, 那种羞辱感和新鲜感使她全身都沸腾起来小嘴巴张着, 「呵呵……呵……」地喘着气。 「老公……我不行了……快插……干我……」小慧浪得大声呻吟起来, 终于「啊……」长叹一声淫穴里的淫水像喷出来一般流入啤酒樽里… … 我和小慧穿好衣服, 离开那空屋的时候我听到衣柜里丝丝嗦嗦的声音, 我想那两个男人应该在大衣柜里面打手枪而且射了好几次。 四)娇妻蒙眼造爱 小慧已经适应了在那空屋里和我造爱, 她当然不知道会有两个男人躲在衣柜里看着她的裸体和媚态。 但那两个纹身男人仍不满足,有一天我下班时, 他们又叫我进屋去「商量商量」。 这次鬼秋先说︰「老兄,每晚看你们夫妻造爱, 看得我们心都发烧能不能给我们摸摸看,她的肌肤好像和幼细嫩滑的。 」 我的心里又是砰砰直跳,但这次我不能答应他们, 到底这样给小慧知道轻则离婚收场,重则可能她想不开, 弄出人命来可不是闹玩的。 但那天晚上我在床上辗转反侧,想着那两个纹身汉的话, 不禁使我兴奋不已不断想像着到底要用什幺方法去骗自己心爱也心爱着自己的娇妻。 当然聪明的我很快就想到了,只是心中痛苦地交战着, 到底要不要去做这样的事。 结果淫魔战胜了理智,我决定要设计陷害自己的爱人。 那天晚上,我们吃完饭如常来到那空屋里。 我抱着她的腰说︰「小慧,今晚我们玩一些刺激的。 」 小慧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深情地说︰「老公, 你想怎样玩呀?我会顺从你的。 」 我恶狠狠地说︰「我要把你强奸!」 她看着我说︰「老公, 你真是的我会顺从你,你不用强奸,我自己送上门吧。 」 她说完就把自己的裙子脱了下来,然后解开乳罩的扣子, 把骄人的双乳露了出来她要过来抱住我,我反而抓住她娇柔的双手, 反剪在她背后然后从架上拿来早已预备好的绳子, 把她的手腕捆绑起来。 小慧有些痛,哎地叫了一声,但很快就说︰「老公, 你今晚真的有准备。 我爱你呀……」 我淫笑着说︰「不止这样, 我还带来手巾呢。 」说完,从口袋里拿出黑色手帕,把她的眼睛蒙起来。 小慧果然很顺从地让我蒙住眼睛,但她看不到四周的东西, 也紧张起来说道︰「老公,这样蒙着眼,我看不见你, 真的有点像被人强奸的感觉呢… …」 我不让她说话 吻着她的小嘴逗弄她的舌头,不一会儿她已经气喘吁吁。 我的嘴不停地吻她,从她的嘴吻上她的粉颈, 然后到达她娇柔的胸脯上轻轻吻啜着她的乳房和乳头, 当我轻轻咬她奶头的时候她喉间发出「咯咯」的柔声, 双手被绑着不能动所以只能不断扭着身体,我就更高兴了, 两个乳房在我脸上转来转去。 我的手把她的内裤往下一脱,柔和的阴毛地带展露了出来, 我的嘴继续往下吻去直到她的阴阜,舌尖到达她的阴唇, 从两片红嫩的阴唇挤进去挑逗她的小豆豆。 「啊……老公……好美……好美妙……」小慧开始忘我地呻吟起来。 我看到时候已到,向衣柜里招招手,衣柜的门缓缓打开, 肥菜和鬼秋从里面轻轻走了出来他们已经满头大汗, 到底那衣柜很热加上他们也很兴奋,满额都是汗水。 他们走得很近,仔细地看着小慧那对雪白而且娇人的乳房, 脸露慕之色。 我这时站起来,把小慧放在大理石桌上, 然后脱下自己的裤子这时小慧也知道我准备好了, 她主动地把双腿曲起来我的肉棒一见小穴立即怒目瞪眼的发胀了几倍, 龟头闪闪发亮朝她的小穴钻了进去。 「噢……啊……」小慧发出柔柔的声音, 说︰「老公……你今天想……怎样奸我……?」 我把肉棒一插到底 然后扭着腰让肉棒在她小穴里搅动着。 「啊……啊……老公……」小慧的手在背后不能动, 而我的手没有去抚摸她美丽的胴体使她很不习惯。 她淫声地说︰「老公……摸我的……奶子吧……捏我……我想你……捏爆我的……奶子……」 这时在我的身旁的肥菜不知什幺时候已经脱得精光, 他听到我老婆的呼唤急不可待地向我打个眼色, 一对肥手已经朝小慧那对骄人的乳房摸去。 「啊……老公……好爽啊……」小慧感觉这对手掌把她的奶子搓揉得很有技巧, 但不知道原来另有其人。 「老公……捏我……大力点……」 我的心又再砰砰跳, 兴奋极了我从来没见过有其他男人的手在揉捏自己娇妻的大奶子, 而且还使劲地搓用手指间去夹她的奶头。 我随着兴奋的心情,将自己的肉棒不断抽插着。 这时我赫然看见鬼秋不知什幺时候也把自己脱得精光, 手里还拿着一部摄录机把我在抽插、小慧在呻吟和肥菜在揉捏小慧乳房的这种淫靡的情形完全拍了下来。 我又愤怒又兴奋,不断扬手示意他停止拍摄, 但他不理我我也不敢发出声音,因为怕小慧发觉。 在这种情况下,我简直是兴奋极了,忘了控制自我的情绪, 把自己的肉棒不断地抽送着小慧的小穴那种摩擦若在平时一定能平伏下来, 但这次却完全不行一阵快感从下体迅速布满全身, 我再抽插几下把肉棒抽出来,把精液向外射成一条抛物线! 鬼秋惊慌地向后一躲, 那一条抛物线差点射中他的摄录机。 小慧也感到我已经完了,但仍喘气地说︰「老公……你……完了吗?……你近来……快了一点……」 我也喘喘气, 看到站在妻子身旁那个肥菜露出色淫淫的眼神 我就说︰「小慧……你稍等一下……我刚才只是试新招……等一下我还要奸你呢……」 小慧露出笑容 说︰「好吧……我等你……」 肥菜看看我的脸色 立即知道自己要做什幺他走过来小慧的双腿之间, 代替了我的位置左手又再捏弄我妻子的乳房, 右手按在她的大腿上然后向她小穴摸去。 「啊……啊……」小慧身体又扭了起来︰「老公……怎幺你这幺快……又来了……?」 我不敢答腔, 我已经站在桌子旁边看着肥菜正在淫弄我的爱妻。 肥菜当然也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将右手摸到小慧的小穴部位, 食指和中指挤入她的穴中。 「啊……啊……嗯……」我的小慧又再有了反应, 我的心里有很怪的感觉到底第一次见到自己妻子最私人最神秘的地方给其他男人的手指玩弄着。 鬼秋仍在一旁拍摄着,还靠得很近,似乎在拍大特写, 他下体那条肉棒已经挺起但他没和肥菜相争, 看来他们黑社会很重视尊卑肥菜是「大哥」, 当然要给肥菜先占甜头。 肥菜这时已经不用手指了,而用肉棒贴着小慧的小穴磨着, 粗黑的阴毛刮得小慧频频发出淫声淫语起来︰「呵……啊……啊……老公……好舒服……啊……插……插进来吧……」 我看着这种情形 心里实在不知道是什幺滋味尤其当小慧还叫嚷着要别人插进她的小穴, 实在是太令人震惊和兴奋。 肥菜抬头向我露出得意的笑容,好像是在说︰「是你老婆叫我插进去的, 可别怪我。 」然后稍往后一退,让自己那粗而长的肉棒挺立起来, 龟头顶在小慧的阴唇上。 我开始有点后悔,肥菜的龟头相当大,有小孩的拳头那幺大, 而小慧的私处相比之下好像不能容纳这大型肉棒。 肥菜的龟头挑开我娇妻的两片阴唇,他稍一扭腰, 整个小拳头大的龟头塞进了小慧的小穴里。 「啊……啊……老公……你好大……好利害……」小慧还不知情况, 仍然叫着老公。 肥菜没有怜香惜玉,粗腰一用力,整条大肉棒插进了我娇妻的小穴里, 相信一定顶住她的子宫。 「啊……啊……」小慧张着小嘴巴呻吟声。 我有些惊呆,因为虽然我心里整天想像自己漂亮的爱妻给其他男人干的情形, 但当真的看到这种情况︰肥菜的肉棒深深插在自己娇妻的最隐私的小穴里搅动着 那种感觉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