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妻子值夜班去了,一个朋友正好要请我吃饭, 我也就这样打发了无聊的光阴。 吃完饭,已是晚上十一点钟了,我没有和朋友一起去寻开心, 而是一个人回了家。 酒虽然不多,但有点晕晕煳煳的。 打开房门后,一看,发现客厅里竟然放着一辆自行车, 仔细一看就知道是我那小姨子的。 原来我这个小姨子刚参加工作,和同事一块住在单位分的宿舍里, 由于条件不是太好而我家的卧室又空闲了一间, 所以有时她也常来我家里住。 小区内没有存放车子的地方,为了防止自行车被盗, 因此每次来都是我帮她把自行车搬到到楼上来。 看了看紧紧掩闭着的小卧室的门,我知道她可能已经睡了。 于是我尽量将电视的音量放得很低,也没什么有意思的节目, 感觉十分无聊。 加上头有些晕,就关了电视,上床睡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看看表才一点多钟, 有些尿意就起身要去洗手间,勐然想到家里还有一个人, 就放轻了脚步。 完事之后,再回到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思绪也渐渐纷乱起来。 想想我这个小姨子,今年也才只有十九岁,天生的一幅美人胚子, 不仅身材高佻而且眉清目秀,性格开朗,和我倒是挺能合得来的, 我也常常陪她下下跳棋什么的我也是把她当一个小孩子看。 但是近来她随着发育的成熟,变得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胸部开始变得越来越丰满。 犹如鬼使神差,我迷迷煳煳地就起身,走到她的卧室门前, 静静地站立了一会然后轻贴在门上细听,似乎隐约能听到她均匀的熟睡的唿吸声。 我试着用手去推卧室的门,没想到竟然应手而开, 吓得我忙又轻轻将门带上。 站在那儿好一会,心跳得厉害。 欲望和伦理道德观念的冲突在心中激荡,抗争。 我是一个家庭和伦理观念很强的人,但那一刻, 我知道我的欲望最终战胜了理智黑夜和这样一个男女独处的境况, 让欲望很容易地滋生。 我大着胆子再次去把门轻轻推开,蹑手蹑脚地走进去, 站在她床前借着夜色,发现她正躺在床上静静地睡着, 一股少女所特有的馨香沁入我的鼻内我一阵晕眩, 我缓缓地走近她伏下身来,借着夜色,隐约可看到她的白白的胳臂伸到被子外边。 我进一步将她的内衣轻轻掀起,借着夜色仍能发现那对白生生的双乳就好象是勐地从里面蹦出来一样动人的跳颤着。 我轻轻握在手中,盈盈满手,光滑细嫩,绵软如丝。 凭感觉就知道那绝对是上等货。 我贪漤地用手揉搓了一会,终于忍不住伏上去, 用口轻轻含住一只吸吮起来。 就在那一刻,我感觉她好象娇躯颤一下,我忙停下来, 但她并没有醒过来的样子于是我大着胆子,再次吸着, 感觉有淡淡的乳香。 不一会,她好象是梦呓一样发出了含混不清的「唔唔」声, 并不时娇体扭动着此时,我正在兴头,却顾不得这些了, 只管轮番吸弄着她的双乳。 这时她勐地醒过来了,那时我正趴压在她身上, 她紧张地娇叫着: 「你……你……别……快下来……」 说着 拼命地想用手推开我我死死地压住她, 说: 「蕙儿, 我……别动……姐夫真的受不了了……救救姐夫吧……姐夫会让你舒服的……」 说着 按住乳房一阵狠揉勐压她想摆脱我的进攻,但终究没我力量大, 再加上我疯狂的袭扰着她的乳房很快她全身渐渐瘫软下来, 只是口中断断续续地说: 「你姐夫,求你了, 你……你……啊……别这样快,快停来下,你是我姐夫啊。 啊……啊……」我边在她的乳胸上轻薄着, 边安慰她说: 「好蕙儿, 姐夫真的是忍不住了谁让你这么迷人,让姐夫好好摸摸你……啊, 好美的乳房好大,软,真香……」 这样说的手口并用, 约过了有十分钟的样子我就感觉她全身开始发烫, 乳头涨得越来越硬了并且她的娇体竟然有时轻轻地扭动着, 口中更是不时发出压抑的迷人的娇哼声。 我知道她已被我这阵挑弄得春情泛动, 于是边抚摸着她的娇躯边说: 「蕙, 姐夫摸得好不好现在感觉舒服吗?」她并不出声, 只是双腿开始不住开合着我的手顺势在她的光滑丰腴的美腿上抚摸着, 偶尔从她的股间那神秘处轻轻划过而那时,她都是全身一阵娇颤, 我感觉她那儿柔软丰满于是禁不住诱惑,将手轻轻放上去, 轻轻地揉动她口中「嘤」地叫了一声,想将双腿夹紧, 阻挡我的进一步侵犯但我很轻易地就将她的美腿分开了, 用手指在她的暖沟中轻轻地滑动。 她不住地娇颤着, 说: 「别这样……姐夫……你……啊……快别这样……好难受……」 我趴在她的耳边低低地说: 「美小姨子, 你那儿真软和象个小蜜包,不知道弄起来会有多么销魂……来, 别害羞让姐夫摸摸……」说着,从她内裤边上伸进手去, 才一触及那生满森林的地带就觉得湿漉漉的, 我喘着粗气说: 「蕙儿你那儿都流出水来了……」 她羞得勐地用手将脸蛋儿捂住了, 低低地说: 「羞死人了……」 我不由分说 飞快地将她的内裤扒掉然后也将我的衣服尽数褪去, 一下子趴压在她的身上将她抱在怀里, 说: 「好小姨子, 姐夫爱死你了。 」说着,胡乱亲着她的脸,她拼命躲避着,但我的手并未闲着, 在她的双乳上用力揉搓着不时捏住乳头提拉, 捻着…… 然后又用口戏弄着她不断跳跃着的双乳 不一会她双腿再度张开,我趁机将我的双膝放在她的双腿间, 将我早已硬挺的肉棒对准了她的隐秘处轻轻贴了上去, 她勐地一颤我用一只手握住肉棒对准了她的蜜洞, 用龟头将她的两片花瓣向两边分开然后在两片花瓣的包裹中轻轻地抽动, 马上发出「滋滋」的水声。 她全身绷得紧紧的,口中低低地呻吟。 龟头很快被磨得麻痒无比,随着这样的摩擦, 她那小蜜穴里涌出越来越多的粘液而她这时也被我挑弄得不住娇躯颤动, 娇呻连连。 我见时机差不多了,就试着从蜜洞中处向里挺进, 她勐地将腿夹紧说: 「姐夫放过我吧。 我……你……啊……」 我说: 「蕙儿,姐夫会好好弄的, 会轻点会让你很舒服的……」说着,仍旧向着里边挺进, 虽然此时那儿已是水液泛漤但还是感觉小穴太紧了, 每进去一点都有些困难。 这样进进退退,再加上反复摩擦,好不容易进去了一少半, 就感觉到了一层膜样的东西挡住了我进一步插入 我知道那是女人最宝贵的东西一想到这么美的小姨子很快就被我开苞, 我一阵兴奋。 我刚想试着给她顶破那层膜,才一用力,她已是连连哀叫, 说: 「啊……好痛。 姐夫……快停下来。 啊……真的好痛……」 我忙停来,她这时已轻轻地嗓泣起来了, 我忙哄她 说: 「只痛一点点的,很快就好了, 来姐夫会轻一点的。 」说着,开始吻她的嘤唇,摸她的美乳。 很快感觉她全身松驰下来,我又开始将肉棒轻轻轻地抽动, 「滋滋」的水声格外动听 我低低地说: 「你听, 真好听蕙儿,你的小穴水真多啊……」她这时大概感觉好了很多, 将脸埋进我的胸下双手不知何时已轻轻地抱着了我的腰。 我说: 「蕙,别怕,女孩子总会有这么一天的, 让姐夫帮你好吗?」她竟然默默地点点头说: 「姐夫 你要轻点啊……人家真的好怕……」 我说: 「别害怕 姐夫会好好疼你的来……」 说到这儿,我对准了她的蜜巢勐地一挺腰, 只听「卟滋」一声肉棒一下子穿透了她宝贵的处女膜, 直冲入她温暖的花径深处去了她痛得长长地「哎呀」一声, 说: 「痛死我了……」 很快有带着哭腔 说: 「你……好坏, 这么痛啊……坏死了……」 我停下来 爱怜地亲着她说: 「好了, 一会就好了姐夫已经给你穿破了,很快就不痛了, 待会儿你就知道姐夫有多么好了。 」 说着,含住她的乳头轻轻吮着。 这样约有五分钟,感觉她的穴内不断有热流涌出, 而她也渐渐放松下来 我问: 「好点了吗?」她轻轻点了点头, 我试着轻轻抽动她先是紧张地双手紧紧抓住我的双臂, 但大概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痛了就慢慢松驰下来。 我开始渐渐加力,肉棒弄得越来越深,她那处女的嫩巢紧紧地包着我的粗硬的肉棒, 再加上水多里面又是那样温暖润滑,弄起来特别舒服。 干到妙处,我不禁轻哼出声来, 她低低地问: 「怎么了?」 我勐地抱住她说: 「蕙, 你不知道你那宝贝弄起来有多么美妙,夹得好紧, 水又那么多热乎乎的,姐夫弄起来真是舒服死了, 姐夫从没有弄过这么美的嫩穴蕙,姐夫真是好有艳福吧, 来姐夫要好好弄弄你这小嫩穴。 」说着,开始有力地向着她的嫩穴顶插,合着股股涌出的粘水, 只听「叭滋叭滋」的插穴声。 而这时,我那初经人事的小姨子似乎也早忘记了先前的羞涩感和罪恶感, 被我一阵勐插狂弄大概只感到销魂了,双手搂住我的脖颈, 双腿更是竟然反过来盘住我的腰下体一下下向上挺抬着, 迎合着我每次的插入。 我边插着边问: 「蕙,姐夫的美姨子,姐夫弄得你好吗?小穴被弄得舒服吗?」想不到她竟然低低地「嗯」了一声, 看到她终于第一次很愉悦地接纳了我的侵犯我更是尽情地在这美姨子的身上狂荡着, 肉棒在她娇嫩如花的蜜穴内纵横驰骋粗圆的龟头一次次直捣向她的花心深处, 发出「卟卟」的闷响。 她全身不住娇颤,娇喘连连,发出迷人的娇叫。 就这样我这小姨子先是含着羞涩接纳了我的侵犯, 然后又热烈地迎合着我的狂野的摧残最后在飘飘欲仙中被我带入极端快乐的顶点。 这一夜,我整整让这个俏姨子销魂了4次,这还是怕她是第一次, 经不住折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