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天,摄氏30度的午后,挥汗如雨的我。 其实要不是姐姐早上打的那通莫名其妙的电话, 我这时应该是舒舒服服的窝在家里头吹着冷气, 喝着冰红茶看着精彩的有缐电视节目。 真是...不过这样也好,等待多时的机会搞不好就是今天了!我摸摸口袋, 那一小瓶药水似乎正发散出无限的益来养兵千日, 用兵一时也许该你上场了,我不禁微笑,一时间天气也似乎没那样热了。 对讲机传出姐姐性感的声音,然后她就开了门让我进去。 她住的这栋大厦位于内湖的高级住宅区, 整个外观及公共区域都看的出来是经由名家设计的 豪华而不落俗气非常的气派。 她住在最高的十四层楼中楼,不论居住空间或是视野景观, 都是一般都市居民梦寐以求的。 出了电梯,看到她的大门已经虚掩着,我随手带上铁门及木门, 却看不到她在客厅。 「弟弟,你先坐一下,我马上下来。 」声音有点喘,大概又是在楼上的健身房做韵律操吧其实她的身材已经是我所见过的女人中最好的, 真搞不懂她为什么还要花那么多时间在做各种的运动 也许这正是她拥有如此标准身材的原因吧!我走向放在起居室的钢琴 随手弹了起来一首理查的乡愁弹完,从身后的楼梯传来一阵鼓掌声。 「弹得好棒,可是结尾的地方好像有一点怪怪的...」姐姐穿着韵律装从楼上慢慢走了下来, 一头长发盘了起来露出一截粉颈,额头上微微出汗, 她用围在颈间的毛巾轻轻擦着。 看着她曲缐毕露的身材,我不禁吞了一口口水, 说道: 「真的!你弹一遍给我听听看吧!」她微笑着点点头 坐到我的身边我感觉到她的身上传来隐约的香味, 和运动过后的热气几乎快把我融化了,她修长的手指此刻正在琴键上飞舞着。 「这边这个三连音应该不耗强调,轻轻带过就好了...」她认真的看着我说。 我笑着点头: 「是,姐姐教训得是,以后一定改进。 」「少来,别假正经的好不好!你想喝点什么」「姐, 有没有可乐呢」我问。 「好的,你等一下,我马上拿给你。 」她的年龄比我大两岁,对于家里能有位这么漂亮的姐姐真的很让我感到荣幸呢!望着她走进厨房的背影, 真是好个上帝的杰作!!姐姐有着标准的现代女性身材 修长而不会太瘦匀称的三围,尤其她今天穿的这套低胸韵律装, 乳沟若隐若现老天!!我好像快要爆炸了。 「你再坐一下,我去换件衣服,马上就好。 」她端了两杯可乐到客厅的茶几上,笑着对我说。 我往沙发上一坐,看着她又慢慢的走上楼去, 女人跟女孩最大的不一样就是女人的动作总是慢慢的 散发特有的优雅气习而小女生总是蹦蹦跳跳的, 好像静不下来一样。 喝了一口可乐,突然想到,这不就是等待已久的机会吗掏出了口袋中的小药瓶, 滴了五滴药水到她的杯子里稍稍晃了晃杯子, 完全看不出动过手脚的痕迹了。 这瓶药水是看报上分类广告邮购买来的,从来没有实验过, 不知道是否真的如广告上说的『三分钟见效』她换了一套连身的长T恤 宽宽松松的家居服坐到我的对面,身材好的女人随便穿什么都好看, 双峰顶着薄薄的衣服随着她的动作忽隐忽现, 真是说不出的性感。 「弟弟,最近忙吗有一阵子没联络了吧」姐边把头发放下来边说。 「还好,前几天刚从美国回来。 」「我看你干脆去做美国人好了,一天到晚往美国跑。 」她笑着说。 「没办法,客户老是指定要跟我谈,否则我还真的去腻了。 」「我有个朋友开了一家贸易公司,很须要你这种人材, 你有没有兴趣」「原来如此这才是今天的正题, 其实公司对我不错工作也蛮充实的,我一时间没有跳槽的打算, 但是机会总是机会可以谈谈看。 」「好啊!可以谈谈看嘛!就算我不行的话, 我也许可以介绍人过去。 」「太好了,我明天跟对方约好时间,你们当面谈谈好吗」「Sure, 弟弟!麻烦你了。 」她端起可乐,喝了一大口。 「没问题,我本来还担心你谈都不想谈呢!」姐姐又喝了一口可乐, 她好像没发现什么异样多久才会发作呢我心里嘀咕着。 「姐,有你出面还会有什么问题呢」我笑着说。 她笑的好甜, 突然眉头一皱: 「奇怪,头有点晕, 是不是运动过度了」身体慢慢的往椅背靠。 生效了!我仔细的观查她的表情, 并投注观怀的语句: 「怎么了要不要紧」「没关系, 大概休息一下就好了。 」「姐,我扶你去休息好了,真的没关系吗」「真的, 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尚志。 」轻轻将她扶起,第一次碰到她的身体!感觉真好, 走到楼梯前发现她跟本就已经站不住了,全身的重量都靠在我的身上, 我轻轻的叫道: 「姐姐!姐姐!」没有回答。 我干脆把她一把抱起来,上楼进了她的卧室, 将她轻轻放在她的床姐姐虽然一个人住,但是注重生活品质的态度处处可见, 连床都是超大尺寸的。 看着她慵懒无力,眉头微皱的样子,我开始动手解除她的武装, 脱下她连身的T恤在我眼前的是姐姐只穿着胸罩及内裤的雪白肉体, 浑圆的大腿平坦的小腹,佩上洁白的内衣裤, 我的阳具已硬如铁棍了。 轻轻将她翻过身,动手解开她的胸罩,再将她轻轻翻过来, 再将她的内裤褪下这时姐已是全裸了。 真是没有一点暇疵!好像雕像般匀称的身材比例, 鲜红的乳头矗立在浑圆的乳房上不是巨形的豪乳, 是恰到好处那一种;两腿之间挟着一丛阴毛密密的把重要部位遮盖着, 我将她的双脚分开到最大她的销魂窟一点也没保留的呈现在眼前;她的阴唇蛮厚的, 很是性感轻轻分开,里面就是她的阴道口了。 整个阴部都呈现粉红的色调,我不禁怀疑,难道她还是处女吗反正试了就知道了。 我两三下把衣服都脱了,轻轻爬到她的身上, 开始吻着她的乳头一手搓,一手含着,然后从她的颈际一路舔到她的下腹部, 她开始唿吸有一点变快嘴里偶尔发出『嗯』声, 我继续往下进行将舌尖在她的阴核处挑动,挑弄几下后, 她的身体已随着我的动作的节奏做轻微的摇动 从阴道里也流出了淫水阴核也慢慢突起变的明显了。 我见时机成熟,压到她的身上,抓着阳具, 用龟头上下摩擦着她的阴户而姐的动作越来越大, 声音也越来越大声杏眼似乎也微微睁开,但是似乎还是没有很清醒, 我也无法再忍了对准了她的阴道,轻轻的将我的阳具送了进去, 慢慢的送到底没有遇到任何障碍。 我趴在她的身上忍不住兴奋的轻喘着;热烘烘的阴道将我的阳具紧紧的含着, 好舒服的感觉我静静品嚐着这种人间最快乐的感觉。 「嗯...弟弟..你..」她的知觉慢慢恢复了, 可是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 我温柔的吻着她说: 「姐,你舒服吗」「弟弟..哦....好...舒服..弟.让..我...好..舒服......」我再也忍不住了, 开始我拿手的轻抽慢送;几次抽送后再来一次重重到底 她忍不住像蛇般的扭动她纤细的腰配合着我的动作。 经过几分钟的抽送后, 她发出了鼻音的尼喃: 啊.........嗯.......弟弟......弟弟......」配合着阴阳交合处传来: 「噗吱..噗吱...」的声音, 她的叫床声是那么动人心弦我忍不住要泄了。 「啊....姐姐...哦.美丽的姐..姐.....」我一泄如注, 射向她的子宫深处。 她慢慢睁开了眼睛,看着还趴在她身上的我;我张嘴正要对她说话, 她突然将磙烫的双唇凑到我的唇上。 我呆了一下,看着她微闭的双目,便配合她的唇, 享受她的热情两个人的舌头在嘴里不安份的搅动着, 久久才分开两人都喘息着。 我慢慢抽出我的阳具,侧身躺在她的身边;她还沉浸在刚刚的快乐馀韵中, 渐渐的她恢复了理智,她睁开了双眼, 轻声对我说: 「弟弟, 你.......」「姐姐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你实在太吸引我了...」她慢慢闭上眼睛, 轻轻叹了一口气: 「我好困你陪我躺一下好吗」我把姐姐拥入怀中, 轻轻的吻着她的额头脸颊,她的手也自然的抱着我。 渐渐的,她的唿吸又急促了起来,我的唇找到她的唇, 热情的吻了上去;她的唇好烫我知道她已准备好第二回合了。 这一次她是完全清醒的,我要给她一次完美的快乐;我的手开始向她的乳房进攻, 轻轻捏揉她的乳头另一手顺着她的小腹一路摸向她的阴部, 用食指找到她的阴核慢慢的刺激她最敏感的部位。 她开始低声呻吟,身体不由自主的颤动, 我的手指感到温热的淫水又渐渐流了出来;干脆用食指及中指插进她的阴道 她轻哼了一声用力抱紧我,我轻轻带着她的手到我的阳具, 要她也动一动她握住我的阳具,轻轻上下套弄着, 我的宝贝被她这样一弄很快就又雄纠纠的竖立了起来, 准备好要给她好好快乐一下了。 我起身压在她身上,用龟头摩擦她的大腿内侧, 偶而轻轻点在她的阴唇上她的呻吟越来越大声, 尤其碰到她的阴部时很明显的特别刺激,她突然把我紧紧抱住, 「弟弟.....」我知道她已很需要了 但我更知道如果再多逗她一下她会更满足,我把阳具平放在她的阴户上, 深情的吻着她用我的舌尖挑逗她;她的身体发烫, 舌头配合我的动作轻搅着 身体也不安份的轻轻扭动;我轻轻对她说: 「你带我进去吧...」她用手轻轻的夹住我的龟头, 带到她的阴道口慢慢往肉洞里塞,我可以感觉到从龟头一直到阳具的根部慢慢的被她湿热的阴壁紧紧含住。 :她满足的叹了一口气,我决定改变战术,要在短时间内把她彻底征服;我把阳具抽出到只剩龟头还留在里面, 然后一次尽根冲入这种方式就是所谓的『蛮干』, 我开始用力的抽送每次都到底,她简直快疯狂了, 一头秀发因为勐烈的摇动而散的满脸两手把床单抓的皱的乱七八糟, 我每插入一次 姐姐就轻喊一声: 「啊.啊..啊啊..哦.啊..哦哦...啊......」她悦耳的叫声让我忍不住要射精了, 我连忙用我的嘴塞住她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 她还是忍不住发出有节奏的声音: 「唔...唔...唔唔.....」她的下体配合着节奏微微上挺 顶得我舒服的不得了看到如此沉浸在慾海里的她, 我勐力又抽插了十来下终于要射精了。 「啊....弟弟......啊....我...我不行了...」一股酸麻的强烈快感直冲我的下腹, 磙烫的精液就射进了她的体内。 她已无法动弹,额头和身体都冒着微汗,阴部一片湿润, 她的淫水混合着一些流出的精液构成一幅动人的山水画。 我起身拿床头的面纸轻轻替她擦拭全身,她睁开双眼, 深情的看着我 轻轻的抓着我的手: 「弟弟, 我好累....抱着我好吗」我轻轻的抱着她;我知道我已得到姐姐的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