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夺贞

有人说,吃过人肉的野兽一定会食髓知味的, 我也一样。 自从第一次的奸淫后我已经深深爱上了奸淫穿小背心的女孩子了, 脑海中尽是奸淫的片段。 有时控制不住的时候,便找出丝怜的小背心和裸照来打打枪。 上次的事件后不久丝怜便辞职了,在公司缺乏了发泄对象的我不自觉地一天比一天暴躁起来。 工作依旧做不完,天天都要赶乘尾班车回家。 由于我住得很远,归家的车程足足有个多小时;上次乘的士来回奸淫丝怜可花了数百元车费, 害得我几天都没钱吃饭。 这天是星期二的凌晨,拖着疲乏身躯的我缓缓地步上公车, 躺卧在上层最尾的一排睡觉因为没有人可以骚扰到我。 不过这也是多馀的,直到上高速公路前最后一个站也没有人。 啊!不是,原来有一个女孩子在最后一刻赶上了巴士。 那是一个感觉很酷的女孩子,身上穿上有型的皮褛, 加上膝上3寸的皮裙及高身皮靴给人一种硬朗的感觉。 基本上她的样貌不算标致,可是浓密的眉毛配上坚挺的鼻子, 深刻的轮廓给人觉得她很有性格似的。 可能是喝醉了的关系,走上来时一晃一晃的, 随时都要倒下般。 不过这可与我无关,河水不犯井水,可是这个丫头却偏要来找碴。 「喂,这么大的位子让一点给本小姐坐坐!」她大大刺刺的好不客气地道。 整架车子有百来个空置的坐位,她偏佩要坐在我的旁边, 使本来心情已经烦躁的我更不欲移动半步就这样大家互相对望着。 看清楚一点原来她的样子都很不俗,只是举止打扮都装得很像男孩子而已。 内心咒骂了千万遍,不过我实在是太疲倦了, 在对峙三分钟后我终于放弃稍稍让出位子来。 「哼!算你知机!」她坐下后一边大口喝着啤酒一边还把一只脚撑在椅子上, 皮裙下的春光任君欣赏。 脚撑起后皮裙褪至膝上大概五,六寸的地方。 黑色的皮裙下可以看到健康的肤色以及均称的双腿, 大腿的尽处隐若可以见到黑色的内裤。 再往上看,看她样子才二十岁多一点,但是身材就真的糟透了, 洗衣板般的胸部一点也没有看头叫人提不起性趣, 和被皮裙包围下的浑圆的大屁股可差得远了。 「很热……很热……」忽然她脱起外套来, 里面是一件鲜红色的小号小背心里面的紧身bar-top可以清楚看见。 心口下露出了一截毫无赘肉的小蛮腰,配上诱惑的姿势, 使我不自觉地硬了起来。 可惜美中不足的是没有身材,否则的话可是一件能入口的佳肴。 忽然间天下起暴雨来,雨颗哗啦哗啦地倾泻下来。 有雨就有雷,当下雷声大作,风将雨水打在空调巴士的窗上发上嗒嗒声。 在这种炎热的天气忽然下雨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只是未免太过巧合吧。 一个雷雨交加的晚上,好一个奸淫的场合,慾望又不自觉地沸腾了。 心想天色这么差下层的司机一定会集中精神开车而没空理会上层发生的事。 何况窗外的视野这么差我可不疑被邻车的人看到我做的事, 这正是一个上佳的密闭奸淫场所。 忽然转了一个急弯,车子大幅度地倾向一旁。 那个女孩不能控制地扑到我的身上。 一下子香软在怀,一阵阵的少女香味刺激着我的神经, 潜藏的兽性终于被全面诱发了不可避免的厄运正要降临在这女子身上。 「你这个死色狼在干什么」直觉好像已经知道了我的意图, 女孩努力想脱离我的怀抱。 我才不会这么容易放下落入嘴里的肉,立上下其手地施暴起来。 别以为半醉的女孩最好干,我这样做竟反而激起她极力的反抗, 一不留神就被她打到鼻子出血。 在受袭下我发起狂来抓住她的头发将她的头撞向前面的椅背。 一下重击反而使她酒醒过来,「你究竟是谁为何要打我」 「打你我还要把你奸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呢!」 「就凭你这个臭男人!」 我们二人就这样打起上来。 看来那个少女像是学过功夫的,一开始她便占了上风, 不过由于酒精的影响使她分不清方向而且在体力上我始终比较强, 在吃了两记重击后我抖擞精神全力反击形势就逆转了。 一个反手将她的双手扣住,将她的短发一扯, 痛得她哌哌大叫。 适时抽出手扣将她的双手锁住,一只手牢牢抓住令她动弹不得。 「救命!救命!救……」 我连忙用手掩住她的嘴, 威胁道: 「再叫的话就杀死你反正没有人会认得我。 」 反抗可没有因此而变少,反而越来越激烈。 果然是一个倔强的女孩,我心道,不过我喜欢。 在袋中找来一卷牛皮胶纸将她的口封住。 唔唔的那女孩仍未放弃地反抗争扎。 被制服的小女孩才没什么好怕的。 单手抢过她的手袋看看。 卫生巾,化妆品,还有一盒未开封的避孕套, 里面有十二个不同水果味道的避孕套置放着。 「看来你选避孕套也很有品味哩!想要即场试试这个柠檬味吗看你这个随身带着避孕套的小淫妇。 」 小妮子可立即大摇其头,不知是想说不想做爱还是说她不是小淫妇了。 「……明白了,想打真军吗我一定奉陪, 保证令你欲仙欲死否则的话保证多来两炮。 」 一听到我要来真的,吓得她唔唔声大作, 努力扭动腰肢挣扎。 看着她面红耳赤的样子,使得我真的想好好大干一番, 尽情在她的体内散播种子。 打开她的银包看看,首先找出身分证和学生证看。 「杨心妍,这个名字和你不大配衬……才20岁真的看不出来……香江大学想不到你还是大学生喔!」 心想竟然有机会奸淫着名学府的女大学生, 心情就更加高吭了。 女孩银包中相内的打扮很正经,就像普通女孩一样, 只是里面全部都是和一位面目俊俏的少年合照 看到相中亲密的接触我顿时明白了。 「这个是你的男朋友」 少女没有理会, 不过面色搐了一下像是我发现了她的一个秘密似的。 「现在我有了你男朋友的电话了,想不想我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他吗就让把你被我痛痛快快强奸的过程原汁原味地告诉他吧!」我将她拥入怀中温柔地在她耳边道。 要强奸一个女孩子单是用力量是不行的,我要渐渐打破她的防缐。 心妍渐渐停止了反抗,双目射出无奈的神色, 像被人击中了死穴一样。 一想到自己被无耻之徒强奸的痛苦经历被自己最心爱的人知道后, 心口抽搐了一下眼神茫然起来。 「顺从我吧,乖乖的让我玩上一回我便考虑替你保守这个秘密。 」 在她未有任何反应下,伸手便抓向细小的胸脯。 但觉触手怪怪的,于是把小背心一手扯起来看看。 一看之下但觉彷然大悟。 原来不知何解心妍用了超紧身的带子将胸部扎起来, 就像古时的女子束胸一样。 我当然是义不容辞地替她解开束缚,一对份量不少的乳房应声脱颖而出, 估计约有34寸。 一边轻抚一边惊讶少女竟能将这么好的身材收得如此密实。 「唔~~唔~」醒觉到自己处身狼口的心妍, 保卫贞操的本能油然而生。 原来一直以来心妍都很讨厌自己饱满的身材, 在这几年就因此惹来不少狂风浪蝶有数次更差点被人占了便宜。 于是她把心一横将胸部美好的身段隐藏起来, 想不到今天竟然会落入一个陌生男子的眼帘于是更顽强地挣扎并试图发出声音来引起司机的注意。 发现她意图的我笑淫淫地对她说: 「想引起司机的注意吗没有可能的。 上车的时候我看见他竟然带着耳筒听歌。 不过这样也好,让我有机会品嚐你这块美肉。 」 再顺手将手将牛皮胶纸撕下。 其实司机又怎会听耳筒,我只不过是不想在强奸时为了封口而听不到她阵阵的哀号而已。 巴士冒雨在凹凸不平的路段上行驶。 看看我眼前的女孩,虽然不是人见人爱的类型, 可见在她倔强怨恨的眼神下让人有一种想征服她的强烈慾望。 这时她的上身经已全裸,健康的肤色和雪白的大乳房形成强烈的对比, 看来这是穿三点式泳衣而做成的。 褪到腰间的小背心和短裙掩盖着下身的美景, 这种半裸的姿态比全裸还要诱人。 将皮裙推上去,看到神秘的黑色内裤,忽然一下雷声响起, 我就趁着她失神的一刻把内裤脱了下来让女性的圣地暴露出来。 面对最后防缐的失手,心妍心知大势已去,但仍作出最大的反抗。 一时间也使我不知如何入手。 而且座位狭小使我觉得很辛苦。 忽然灵机一动,打开裤链掏出鸡巴,将心妍抱在我的大腿上, 双手紧握着她的腰肢脸部深深埋入她的胸怀, 鸡巴调整好位置后准备进攻。 「我要进来了!」 「不要!」 乘着巴士的晃动, 我顺势将鸡巴插入女体当中。 「呀~~~~~~痛呀!」 由于看到袋子里的一盒避孕套, 先入为主认定她一定是淫荡的女孩。 但看到她刚才的反应和情态,看来我上了一个处女了。 由阴道流出来的血心似乎证明了我的想法。 「是处女来么一个20岁的大学生处女」心妍从没想过竟然会在巴士上被一个陌生的男子夺去贞操。 失贞的痛楚由身体和心灵内同时散发出来。 失贞的事实就像烙印般永远也洗刷不掉。 由于巴士在凹凸不平的路上走,我们被抛上抛落。 这下子可放便了我。 在抽插时心妍的阴道套住我的鸡巴晃上晃下, 就像她在出主动一样使我享受到更大的快感。 我的口部也没有停着,大口大口地品嚐面前的美点。 相比起来,心妍乳房的大小是比不上丝怜的, 但是由于心妍经常做运动的关系一双奶子非常坚挺, 一对粉红色未被人采摘过的奶头荡来荡去比起丝怜的可说是各有特式。 失身后的心妍变得柔顺多了,在我的威胁下只好接受自己已非处女的事实。 全身变得软绵绵的她闭上双眼倚在我的身上, 任由我对她作出最过份的摧残。 看到这个娇滴滴软绵绵任我来的样子,使我感受到她女性最无助最无奈的一面。 不过干得瘾起的我是不懂得怜香惜玉的。 这时看到隔壁有一辆巴士驶近,我立即将她的身子推近窗边, 将她的俏面及一双豪乳挤向窗边一边道: 「让隔壁的人也看看你淫秽的样子。 」 冰冷的窗面使她清醒了一点,并感觉到异样。 自己正被身后的男人压在玻璃窗抽插着,一对乳房正贴着窗上展示给对面的人看。 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被强奸已经是不幸,如果强奸的过程还被人家看到的话就更加无地自容了。 所以心妍完全没想到要求救反而想躲起来。 我才不会让她得逞立刻将她按住继续奸淫, 相反我才不担心被人发觉。 其实对面的人在雨中都只是蒙眬地看到一点影像, 就算看到也只会以为我们在打野战而已。 我的动作越来越快,鸡巴一下一下地深进她的体内。 在我最兴奋的刹那我在她的耳边悄悄说: 「让我的精浆灌满你的子宫吧!」 说着便挺进她的子宫内, 精浆鱼贯射进她的子宫…… 「……」心妍只能默默接受这一切 不过眼角却忍不住留下第一滴泪。 体内的精液就算如何洗刷得掉被身子入侵的屈辱将是永远不会消失的。 车子已经走了一大半,看来只够时间多来一次了。 看着她那圆滑的大屁股,不玩玩好像有点暴殄天物的感觉。 于是我将她再次抱起来架在前一排的椅子上。 这时她的上半身倚在前排的坐位上,下半身则挂在前排椅子的椅背上, 屁股朝天欢迎我的第二轮进袭。 铁棒般的鸡巴先在肛门外徘徊,然后狠狠地直插花芯。 「啊~~~」早已被奸得半昏迷的女大学生被强大的痛楚弄得醒过去, 看到自己的处境知道新一轮的强暴又开始了。 心妍的屁眼相当之紧窄,每一下我都要用尽力气才能挺进一分。 这个姿势让她无法躲避我的入侵,只有在剧痛时哼呵一声以示抗议。 激烈的摩擦也弄得我的鸡巴很痛,但又觉得很兴奋。 在尽兴一番后我将所有的精浆射进肛门的深处。 用心妍的脸孔替我的鸡巴清洁后,我掏出相机大肆拍照起来。 心妍立刻尝试可以活动的双腿试图遮掩,不过反而令效果更加淫秽。 取出不容易洗掉的水笔在心妍的大乳房上写上「你永远是我的」以及「2」字以后取走她身上的小背心及衣物, 留下她和黑色的小内裤我便立即下车离去。

上一篇:如何培养一个精奴 下一篇:美丽的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