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梦破碎时

很多人会回忆起自己的初恋,或苦涩或甜蜜, 或成功或失败初恋就像是一颗璀璨的钻石一般始终占据着人内心深处的一个角落, 随着时间流逝我们会忘却很多经历过的事情, 但初恋却始终躲在角落绽放着夺目的光芒当我们再次去回忆时, 会哭还是会笑呢?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出生于江南小镇, 家里从事着小本买卖就像所有普通家庭一样, 日子过得平平淡淡简简单单,我的一生就好似注定的一般, 知道开始也知道结果这个小镇也是如此,开始就这样现在还这样, 一条街道有家超市,有个卖菜的小市场,再加上个破烂不堪的学校, 乌漆吗黑的小网吧在这个小镇,人已经无聊到了哪两口子晚上声响大一点, 都得讨论几个月的程度。 那一年我从小镇来到县城读高中,学校是县城的一所职高, 因为入读学校条件低在这里读书的大多数都是像我这样的来自于乡下小镇或读书不努力的人, 所有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 不爱读书。 也是在这里我认识了玲,玲是我们班的文艺委员, 因为热爱唱歌跳舞人也长得高挑有一米七,相貌也文静清秀而被全班同学喜欢, 同样从我入学开始,我就喜欢上了玲,那时候的我每天能看到她就感到很幸福, 哪天要是能和她说几句话看她如夏花绽放般微笑, 那我会觉得整天都无比愉悦我每天躲在角落里, 自卑的看着她那时候的我,羞涩不修边幅,胡子也过早的长得很浓密, 班上的人叫我猿猴这样的我只能默默的望着闪着耀眼光芒的玲, 只能如此。 高二上学期,学校开通实验活动课,这次活动课的主题是对所有学校学生阅读状况进行调查, 很让我兴奋的是我和玲分到一组这让我高兴极了, 我决定好好的收拾一番一定要给玲留个好印象, 当天我把胡子挂掉衣服拿出那一套过年才穿的, 那一天我们一组四人共同来到位于城郊的三中, 这组其他成员还有我的一个好友长得瘦瘦高高是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轩, 据班上小道消息被他祸害的女孩子都有一个加强连了, 还有一个是班上的学习委员琴圆圆的脸,一笑就是两个小酒窝, 是那种可爱型的女孩然后就是我还有玲,我们早上9 点钟集合乘坐公交车向目的地出发, 在车上玲就坐在我的旁边因为是夏天,她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 车上人较多时不时的我的手臂碰到她那细滑白嫩的手臂, 心里蠢蠢欲动每次车子过弯路或急刹,都会碰到她那软软白白的藕臂, 而她身上也总有股好闻的香气传来真希望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 我轻声问玲: 「你去过三中么,这可是我第一次去, 也不知道怎么样?」玲清脆的声音很是悦耳: 「去过啊 我初中就是在那里读书的我的家也就在这附近啊。 」这时琴也插话道: 「我也在三中读过书, 说起来还和玲是初中同学了。 」玲笑道: 「还别说,琴那时候的你可是班上的风云人物, 读书厉害画画也画的好。 」这时轩挤眉弄眼的向我使眼色,我疑惑的看着他, 只见他悄悄的把手移到琴的后背手不断动着, 我吃惊的看着他他淫荡的笑了笑,手继续动着, 今天的琴穿着白色的长裤粉红T恤,胸部鼓鼓的, 扎着两只马尾辫显得很是可爱,这时我看向琴, 只见她脸红红的很是娇羞显得有点坐立不安, 但仍然笑着和玲聊着这不由的让我佩服轩的泡妞水平, 心里嘀咕道: 原来两人早就有一腿了看玲和她聊的很开心, 我不由身子往后靠只见轩的大手用力揉捏着琴的臀部, 轩看到我看着向我使了个眼色,居然将手伸向琴的臀沟, 两只手指不断的上下滑动然后笑着抽出双指, 只见上面布满淫水他闻了下,然后很陶醉放到口中慢慢允吸着。 这时公交车停,到达了我们这次来的目的地三中。 只见琴满脸红晕的回头瞪了轩一眼,玲也奇怪的望着他们两个, 轩耸肩笑道: 「到了我们下车罗。 」下车,在路上,轩故意拉着我走在后面, 悄悄说道: 「怎么这么好的机会也不对玲下手, 是不是不喜欢啊不喜欢我可上了。 」我瞪眼道: 「操,你小子什么时候把琴搞到手了, 其他人随你怎么搞 玲免谈!」轩淫笑道: 「切, 你以为我想上玲啊烂货一个,隔壁班的强早就上了她, 我都看他们开房很多次了你还以为她是个处女啊, 你傻啊琴倒是个处女,不过被我搞后还不是变成了个淫娃, 现在天天缠着我我都腻味了。 」我生气道: 「你少扯犊子, 玲不会那样的!」轩嘲笑道: 「不会那样, 真是好笑我们兄弟我还骗你干嘛,别看玲一份正正经经的样子, 强可是亲口和我说她在床上不知道多骚,每次开房, 床单总会变成受灾区水漫金山啊,哈哈……」我说不出的愤怒, 推了他一把 骂道: 「少乱造谣,免得我们兄弟都做不成。 」轩也生气的说道: 「好,你不信是不是啊, 我今天就搞给你看看看你心中的女神是不是不食烟火的仙子, 还是水性杨花的淫娃荡妇。 」说完,他小跑追上玲和琴,我也跟了上去。 轩一追上她们就调笑道: 「两位美女, 说什么说的这么开心啊!」琴捂着嘴笑道: 「没 正在说你们两个大男人在后面说什么说的那么激动了。 」玲还是那么动人, 像是小鸟般的轻声说道: 「是啊, 你们两个在后面说什么了?」轩大声说道: 「没说啥 不过是某些人对某些人比较喜欢说到动情处手舞足蹈罢了。 是不是啊!」说完,看着我。 我郁闷道: 「别乱说,只不过是讨论了一下今天怎么去进行调查。 」琴笑着说道: 「没事,这调查也不过是形式, 等下随便逮到几个人问我就行这学校我和玲很熟的, 时间还早要不我们去山上玩玩?玲, 你说了?」玲迟疑道: 「这, 要不还是搞好调查填好表再去吧。 」这时轩说道: 「没事,这里风景这么好, 还是去玩玩吧反正离三中不远。 」玲转过头来, 看着我问道: 「你觉得呢?」轩走过来, 攀着我的肩膀向我使了个眼色, 笑道: 「没事, 就这样决定了这里有山有水, 去爬爬山放松放松不是更好么?」说完低头在我耳边轻声道: 「答应吧, 等下我让你见识玲的真面目你帮我把琴拖住就行。 」我恨恨的说道: 「好,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见识玲的真面目。 」见大家都没意见,玲也只能默认允许, 这三中附近的景色确实不错整齐的稻田,走在这乡间小道, 旁边是一条小溪溪水清澈透明,偶尔小鸟飞过, 清风吹过走在路上心情也变得愉快了,大家走了十多分钟, 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听琴说, 这是这边最高的山了有五百多米高,山上有座庙, 因为抽签很灵而吸引很多人的到来,不过现在时间还早, 来的人倒是不多上山的路是由石块砌成的小道, 每走十米不到就要打弯轩慢慢的和玲并排走着, 而我和琴走在他们的后面看着玲阿罗多姿的背影, 我心中不由一荡时不时一阵风吹过,她长发纷飞, 一阵阵香味掠过说不出地让我心旷神怡。 旁边的琴总是想着和轩走在一起,但因为道路狭窄, 轩也故意不让道让琴愿望落空,嘴巴撅的很高, 看来琴真的是被轩祸害了,仔细一看,琴其实长的也很迷人, 可爱的脸蛋有点婴儿肥笑起来小小的酒窝让人觉得很舒服, 胸部也发育的很好挺的高高的撑起一条美丽的曲线, 我突然发现琴原来没带胸罩,因为出汗,胸前的樱桃慢慢的凸显出来, 我摇摇脑袋赶走这不应该有的思想,继续抬头看着玲的背影。 轩这时对玲说道: 「玲,累了吧,我牵着你走吧?」说完不管玲的答不达应就牵着玲的手, 看着玲白嫩细滑的小手被轩拉着我心中说不出的烦躁, 玲一顿想抽出手来,却因为轩握的太紧而无法抽出, 我操这轩真他妈的!这时手机铃声一响, 我不由奇怪打开手机一看,是条短信, 轩发来的: 快到地方了, 我要下手了随后我发个图片给你,你用图片拖住琴。 不到五秒钟,短信又来了,我一看,吓一跳, 只见上面居然是琴全身裸体的躺在床上双眼迷离的看着镜头的相片, 丰满的双峰和迷人的洞穴都让人看得一清二楚 我忙看向琴还好她只是恨恨的看着轩,没注意我这边。 从山脚到山顶,我们爬了整整三十分钟,总算看到一座庙宇。 庙宇坐落在山顶,看着眼前恢弘的佛庙,我心里不由泛起一种奇怪的情绪。 这时轩大声说道: 「总算到了山顶了, 这样吧我看庙后面好像有橘子,我和玲去摘些回来, 你们去庙里坐一下吧。 」说完向我使了个眼色。 我只能无奈说道: 「好吧,我是没问题, 琴和玲 你们呢?」琴说道: 「大家一起去吧, 我也想去看看。 」玲看看我又看看琴, 笑道: 「别, 还是我和轩一起去吧你和琴在庙里抽个签也好。 」轩瞪着琴道: 「是啊,琴你身体差, 就在庙里休息吧啰嗦什么。 」说完拉着玲去庙后的桔园。 琴满不情愿的说道: 「不去就不去, 有什么好去的。 」说完愤愤的将脚边的石子踢的很远。 我们只能都不情愿的找到庙祝,打算抽个签再说。 烧香抽签完毕后,琴有点坐不住了, 轻声说道: 「我们也去后面看看吧, 怎么他们都去了半个钟头了还没回来。 」我想说等等,但是好奇心的驱使下,还是点点头答应了。 这时手机响了一下, 打开一看是轩的短信: 来吧, 好戏上演就在桔园中间,记住把琴控制住,别让她破坏了好戏, 嘿嘿其实你也可以尝尝琴的味道,很不错的哦!我看着琴, 心里下定决心 说道: 「琴,一起来,对了, 我给你看个东西。 」走出庙宇,我拿出手机把图片翻给琴看到。 琴一看,脸霎时白了, 哆嗦着说道: 「你怎么会有这张相片。 是轩给你的吧,你们到底打着什么鬼主意。 」说完就想来抢我的手机。 我忙收好手机, 说道: 「你就别管我怎么会有这相片, 你老老实实的听我话等下你看到什么都不要大叫或说话, 不然轩可是说过会让你的相片贴满整个学校。 」琴愤怒的说道: 「好,轩这个畜生, 我就知道他没安什么好心呵呵,好笑你居然看着你喜欢的人让轩去搞, 我真是没见过你这么没用的男人。 」我涨红了脸道: 「操你个骚货,你难道高贵到哪里去, 轩都和我说了你早就被她搞的腻味了,在车上, 你下面水可出的真多玲不会让轩得手的,你和玲比, 你算得了什么?」琴突然笑道: 「对 我是骚货但是玲难道不是?亏你以为玲是什么正经女孩, 早就在和我读初中的时候她就被人搞的不想搞了, 你以为她为什么要转去职高读书还不是和老师上床被人发现, 逼于无奈才转学的你心中的梦中情人早就是万人骑得烂货了, 亏你还傻不拉几的连她的手都不牵和她说话都结巴, 我告诉你她在外面就是个妓女,只要有钱, 谁都可以上谁都可以玩。 」「你……胡说!」我愤怒的打了琴一耳光。 琴捂着被我打的红肿的脸, 充满敌意的看着我道: 「好, 你不信是吗那我们就一起去看看,看看你的梦中情人被轩搞的淫荡的样子吧, 你不是说我水多么看看到底是我的多还是玲的多。 」说完,一转身急匆匆往桔园赶去。 我忙跟了上去,到了桔园,都是密密麻麻的橘树, 四处都是高矮不低的枝条琴弯着身,悄悄的走向桔园中心, 这时的我才发现琴的屁股还真是又大又圆,说不出地诱人, 还未走到中心就听到轩和玲的声音,我正要叫, 琴突然转过身来做了个嘘的动作,跟着琴来到一棵橘树背后, 她面带讥笑的指着一处我顺着她所指方向看去。 我所看到的居然是: 只见玲双手扶着树, 弯着腰裙子早已经被挤到腰间,而白色的内裤被拉到脚弯处, 轩站在她的后面双手握着她的细腰,他那根黝黑巨大的鸡巴在玲嫩穴进进出出, 他的臀部像是马达一样耸动不已而玲双眼迷离的娇吟着, 她那白嫩的翘臀不断向后寻找好似要轩插的更深, 她修长的双腿间早已经满是淫水慢慢的顺着光滑的皮肤流至脚下。 我只觉得心痛的说不出话来,我想说话, 但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琴的声音这时传来: 「看到没,你的梦中情人还不是被轩的大鸡吧搞的欲死欲仙, 你看她的臀向后耸的看她那销魂的表情,啧啧, 这还不是骚货是什么!」我想反驳琴但是我知道事实面前无法反驳, 我内心深处再说: 玲是被逼迫的她不是自愿的。 这时,轩突然抽出他的黑棒,把玲捧了起来, 只见玲双手紧紧的搂着轩头发被风吹得到处飘动, 双腿缠在轩的腰上轩捧着玲,用力揉捏着她的白臀, 不断抛动着玲 玲大声叫道: 「快点, 用力点好爽啊,轩,你的鸡巴真厉害啊。 」轩淫笑道: 「玲,我的鸡巴大不大, 厉不厉害是我搞的爽还是强搞你搞的爽啊。 」玲娇声道: 「当然是你啊,你的鸡巴把我的下面塞得满满的, 你看我下面的水都流个不停啊……快点,等下琴他们找来就不好了。 」轩淫笑道: 「怕什么,他们怕是早就来了, 躲在哪里看着我们了。 」说完轩突然发力,用力一顶将玲撞的全身酥软, 身体向后仰着玲不盈一握的白兔跳动不已,轩黝黑的鸡巴一下抽出, 然后勐力一插玲的嫩穴箍着轩的鸡巴,只见交合出淫水都成了白色泡沫, 玲不断耸动着自己的嫩臀 大叫着: 「轩用力, 让他们看看你有多厉害!」因为兴奋的全身抖动不已。 突然轩大叫一身,双脚下蹲,往上更勐的肏着玲红嫩的娇穴, 玲也叫的更是销魂双眼一白,只见嫩穴勐地射出一道又一道的淫水。 轩大声笑道: 「骚货,我都没射,你倒是比我射的更早。 」说完大嘴吻住玲,舌头像是蛇一样在玲的嘴内游动, 然后把玲放在地上抓住玲的脚腕,把她的双腿压倒头部, 双手撑在地上开始用力的由上至下的勐肏. 那黝黑的鸡巴把玲的嫩穴插的红皮翻出, 像是鹦鹉吐舌一般玲的淫水也飞溅的到处都是。 玲的大脑好像一片空白,口水也流了出来, 嘴张的大大的头不断的兴奋的左右摇动,我看着看着鸡巴也硬了起来, 这时突然觉得胯下一紧只见琴妩媚的看着我, 娇声说道: 「既然轩把你梦中情人搞了你为什么不来肏我了。 」我看着琴,心里想是啊,为什么我不报复的搞琴了, 轩不是也说可以搞么我让琴伏在树上,将她的裤子脱到腿弯, 握着我早已经怒张的鸡巴一插只觉得全身一下子舒服了, 琴的嫩穴早已经湿滑无比我拼命的耸动着,双手紧紧的捏着她的双乳, 每次抽插都带出一大滩水来琴也用力的耸动着她的肥臀, 真是肥美多汁。 这时轩更加用力的肏着玲,玲早已经被搞的筋疲力尽, 我感觉两个人像是比赛尽管我很舒服,但我不想就此射了, 我要肏个够肏回本,我继续用力的肏着琴肥臀, 啪啪啪啪 我恨声说道: 「琴,我肏你爽不爽啊!」琴只是轻声呻吟, 我突然用力握住她的腰更加用力的肏着,这时只听玲一声「啊!」只见轩双手把玲的双腿扒成一字, 腰马达般动个不停而玲兴奋的又达到了高潮, 淫水四溅 我骂道: 贱人!腰也更用力,突然一哆嗦, 只觉得鸡巴涨的难受然后一下子整个人飞上了天一般, 把一泡又浓又厚的精液射入了琴的体内射完后, 我全身一软趴在了琴的身上琴也达到了高潮, 身子一软差点两个人倒在地上。 我和琴收拾一下,悄悄的决定离开,我走的时候, 轩还在使劲的肏着玲我突然觉得心里一酸,想哭但是却怎么也哭不出来。 我和琴在庙里等了将近十分钟,轩和玲总算结伴而回, 看着玲走的很不自然而轩得意的向我使着眼色, 我默然不语琴也保持沉默,在回去的路上,我觉得自己像是行尸走肉,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只是机械似的回答着轩。 那天晚上,我躲在被窝里哭的稀里哗啦, 为了我这逝去的初恋在未来的岁月里,每当想起我的青春, 我就不敢相信真爱或许那次我应该阻止轩的, 现在的我还在人生路上寻寻觅觅没有看到爱, 没有找到爱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卖的,有些事情或许还是不知道的好, 知道了反而破坏了它原有的完美就让我们活在梦想中也比梦想破碎后而再也无法有梦的好吧!。

上一篇:歹徒强暴的女警 下一篇:女警察遭强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