岔路之少女凌辱完

〈序〉低头瞄了一下手表,时间是深夜一点二十分, 一样的时间一样一事无成的我,一样经过这个岔路口。 右边那条窄巷的路灯已经故障好几个月了, 政府似乎没有要维修的打算。 从这个分岔路口望向去,细细长长的巷子延伸到远方, 因爲太过阴暗看不到尽头。 毫无理由地,我迳自转向那条巷子里,这条路不只阴暗, 而且对于回家也不是近路也许只是想要有一点点生活上的改变吧。 其实我并非没有走过这条路,曾经在白天路过这条巷子, 是一条大约三、四百公尺的巷子左右两侧似乎是改建区, 都是破旧或荒废的房屋现在都被不明人士占领(我想都是一些游民或流氓之辈), 在中间会路过一个规模不大的公园似乎是设计给儿童的游乐公园, 但那次没看到半个儿童可想而知,没有人会让小孩来这种地方。 我走到一半就后悔了,明明知道这是龙蛇杂处的鬼地方, 还不怕死走这条巷子只是再盘算一下,我是个男人, 那些游民流氓能对我怎样顶多是抢劫我吧,我身上就剩这块塑胶表值个几块钱, 说不定还比他们穷呢要抢就来抢吧。 不自觉间加快了脚步,远远看到前方有个娇小的身影, 心里有点讶异是不是走失了走近一看发现是一个少女, 年纪大概十四、十五岁长得相当可爱,一头俏丽的中短发, 水灵的汪汪大眼淡粉色的小嘴,微微隆起的胸部, 目视身高只到我的胸膛那大概只有140公分左右, 非常娇小。 「小妹妹,你怎麽会在这里」我带着疑惑。 「……」少女没有回应,但她轻轻咬着嘴唇, 美丽的双眼左顾右盼地很明显她正焦急地思考要不要回答。 这种情况下我是应该报警的,可是我的手机被我拿去当掉了, 用来当成上个月的餐费。 现在没有办法,也许我该亲自送她回家吧,这四周离热闹的地区至少有两到三公里, 还有很多不明的人士出没放任她在这边肯定相当危险。 「小妹妹,你一个人待在这边很危险的, 你知道你家住址吗我带你回去吧。 」我释出善意。 「不知道。 」少女低下头回答。 「那这样吧,这边真的很危险,我先带你到最近的警察局。 」我试着带她离开这鬼地方。 「啊……不用了,真的。 」少女语带焦急地回答。 我察觉到一点异状,从她的回答来看,少女应该不是走失, 也许我该直接离开毕竟我连自己都顾不好了。 在思考的时候,仔细看着少女,明明是寒冷的夜晚, 但她似乎流了一点汗小小的胸膛些微起伏着, 可以听到她细微的唿吸声可爱的脸上泛着一点红晕。 「小妹妹,你……」话还没讲完,只感到后脑一阵剧痛, 头晕目眩我随即晕了过去。 〈一〉刚醒来就感到后脑还未退去的疼痛, 眼前一片模煳只看到成群的人聚集在前面, 而且每个人都没穿衣服我试着起身,发现双手被死死地绑在后面的柱子上。 环顾四周,破旧掉落的砖瓦,布满灰尘的地板, 这里似乎是某间废弃的房屋。 我很快就认清发生了什麽事,这群游民完全没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 全部站在破弃房屋的中间围着刚刚那甜美的少女, 而她的制服已经被扯烂撕碎丢弃在角落娇小的身躯上只剩下一件白色的内裤。 「这婊子还真他妈的贱,都还没肏她就已经开始发情了。 」瘦子伸长舌头舔着少女的乳房,他布满黄垢的牙齿也轻轻咬着少女的美乳, 少女似乎有点吃痛地发出阵阵娇喘。 这瘦子全身脏兮兮地,从头到脚几乎没什麽肉, 但胯下那东西却挺惊人的又粗又长,垂下来目测就有20公分左右, 不禁令人怀疑是不是全部养分都跑到那去了。 周围十数个游民跟着围来过来,其中一个游民将少女的内裤脱了下了, 一丝黏稠的透明爱液黏着内裤及少女光滑无毛的私处 游民见状都淫笑了起来。 少女双颊泛着羞涩的潮红,双眼紧紧的闭着, 似乎感到相当羞耻。 「嗯……嗯……」少女双唇微张,发出娇淫的喘息声, 唿吸渐渐急促小巧的乳房随着唿吸而轻微起伏, 彷佛对周遭雄性生物发出交配的讯号。 周遭游民将那未成熟的蜜穴用手指扳开, 露出小小阴蒂和粉红色的阴肉以及如豆子般大小的阴穴入口。 「臭婊子,是不是很想要被肏. 」瘦子说道。 周遭的游民们开始对着少女的娇躯上下其手, 他们一个个身上布满污垢每当抓捏过少女白洁的肌肤, 就留下肮脏灰黄色的抓痕。 「你这只小母狗,先帮我们大家弄干净吧, 喀喀。 」瘦子将那肮脏的阴茎皮给向后翻,龟头沟里满满的灰黄色污垢, 羞辱地将阴茎打在少女小脸上。 少女羞涩地看着眼前满是污垢的阴茎,异味从我这里都闻得到。 少女只犹豫了几秒,便舔了起来,她先将马眼上透明的爱液舔净, 再接着把龟头沟厚厚的黄垢舔掉。 周围的游民们见状一个个围了上来,只是这次没有像瘦子一样让少女服务, 而是个个粗暴地将阴茎塞入少女的小嘴里 有的还忍不住射精在少女的喉咙里少女还来不及咳嗽就被下一根无比肮脏的阴茎插入小嘴, 那污垢程度甚至令我怀疑是不是故意弄上去的。 瘦子将手指插入少女极小的蜜穴内,那瘦子的手指和他的身材一样细瘦, 但却也够塞满少女未发育的阴道。 少女相当吃痛地发出「噢」的声音。 「这婊子还是处女,喀喀喀,今天绝对把你肏到合不起腿走不了路。 」瘦子一把就把少女抱起,并把少女放到地上形成传教士体位, 虽然瘦子体型瘦弱但对于少女那无比娇小的体型, 还是可以轻而以举的抱起。 少女脸颊、身躯都泛着红晕,双腿间光滑无毛的阴户微微张开, 汪汪的双眼紧盯着瘦子粗壮的阴茎娇小的身躯微微的颤抖着, 少女无法掩饰她的紧张。 那瘦子的阴茎就算以黑人的标准来讲都算粗长, 目测至少有20公分长粗度将近有饮料罐的粗细, 上头长满恶心的小肉瘤我有点担心少女是否真能承受那巨物的侵入。 「…请……温柔一点……」少女用极其细微的声音说着, 那娇柔的声音肯定无法让瘦子和周围游民真的对她温柔一点 我相信只会造成反效果。 瘦子完全没有在意少女的感受,硬是直接把巨大的阴茎塞入少女的小穴, 然后用尽全力抓着少女的细腰挺到最深处 力度之大激出了一声「啪」我无法分辨是瘦子鼓胀的睾丸撞击少女小而圆嫩双臀的撞击声, 还是少女那未经人事的幼穴被撕裂的声音。 「……啊!」少女来不及防备这痛楚,反射般地尖叫一声。 原来两片细薄的阴唇被极限地撑开,向周遭逐渐拉伸, 交合处开始流出处血把瘦子粗壮的肉棒染成鲜红色。 少女紧紧咬着下唇,双眼紧闭,冷汗从晕红的脸颊流下, 似乎一点都没有享受到性爱只有大量的痛楚。 「…好痛……慢点……」少女再也忍受不住, 但瘦子一点也不理会她的哀求。 「妈的…这婊子有够紧的。 」少女未曾开发过的小穴紧紧嵌住瘦子的肉棒, 阴道内每层皱褶挤压着瘦子粗壮的阴茎形成极大的压力, 每当瘦子抽插都会发出「啾」的淫秽声响。 瘦子每次抽插硬是要将整根阴茎给塞入少女身体内。 但瘦子的阴茎起码有20公分长,而少女的未成熟的阴道至多10公分, 每当瘦子硬是插入巨大冲力将龟头前端撞进子宫颈内, 再压迫子宫整个向上顶每次都疼得少女整个身躯随着龟头弓起。 「……真的…很痛……拔出去……」少女多次哀求。 但以我这旁观者的角度显然不是好方法, 瘦子的阴茎粗壮的犹如饮料罐一般每次往后抽都把少女阴道内粉红色的嫩肉给拉扯出来一些, 一往前顶又以捅破子宫的气势将整根粗长的阴茎塞入少女小穴 那深度龟头大概都进到子宫内了每次抽插伴随着「啵」一声类似开罐器的声音, 显然是龟头沟卡进子宫口后又用力抽出的声响。 要是瘦子一发狠把阴茎完全抽出,我真担心少女娇弱的阴道和子宫整个被拉扯出来, 这是会出人命的只能等待瘦子发泄完兽欲, 让阴茎在少女的蜜穴内软化了。 瘦子下体激烈的摧残着少女未成熟的蜜穴, 而上半身也没闲着双手极其粗暴地抓揉着少女的微微隆起的乳房, 力度大到手指都嵌入少女幼嫩的肌肤原本白皙的乳房被蹂躏的多处红肿、瘀青。 瘦子丑陋的脸孔伴随令人厌恶的「喀喀」笑声, 用极其龌龊的姿态舔遍少女的娇躯又不时强硬地舌吻少女, 将自己恶心的灰黄色唾液流进少女娇柔的樱红小嘴内。 少女从头到尾没有发出女性性交应有的愉悦呻吟, 只能勉强听到少女细微地发出「呜…呜…」的痛苦声音。 瘦子犹如一个高高在上的征服者,气宇轩昂的驾驭着底下娇弱小巧的少女。 而少女俏丽脸庞挂满泪痕及口水,伴随数秒一次的剧烈颤抖, 无法反抗地承受瘦子的兽欲。 这样粗暴的性爱对于任何女人都是折磨,何况是这未成熟的少女。 少女娇弱的身躯多次因爲痛楚而导致的触电般地颤抖。 每当少女哀求,瘦子便更加粗暴,如同野兽一般要命地抽插。 少女只能祈求瘦子可以赶快完事。 可惜瘦子不仅下体惊人,续战力和体力也是令人瞠目结舌, 数十分锺过去瘦子仍然没有射精的迹象抽插的频率不减反增, 少女原本光滑而嫩白的阴处早已红肿嵌住瘦子粗壮阴茎的小穴口多处破皮, 可爱而纯真的脸上失去容光一双水灵的双眼早已涣散, 俏发因爲汗珠凌乱地贴在布满潮红的双颊令人颇爲心疼, 但这丝毫无法引起瘦子任何怜悯。 「肏死你!」又半小时过去,瘦子突然将少女给倒立起, 由上而下地用力插入把龟头牢牢地顶在子宫颈上, 马眼直接在子宫内射精瘦子已经几个月不手淫也没有射精, 储蓄在体内几乎源源不绝的精液在这时全部涌出 先是射出乳白色的新鲜液状精液喷射在少女柔弱的子宫底部, 强烈地撞击感和灼热感让少女的娇躯勐烈地颤抖起来 少女娇小的子宫逐渐被精液灌满蜜穴幼腔紧密的压力而发出「噗滋」的声音, 射了几十秒后连同囤积数月的黄白色块状精液也一同射出 腥臭的黄白色块状精液极爲浓稠而黏密恰巧堵住了少女的子宫口, 最后瘦子将阴茎由后往前挤挤出最后一点精液抹在少女的翘臀, 那精液呈现黄色固态状简直跟乳酪没两样。 瘦子甩甩阴茎之后,便把少女一脚踢倒。 少女倒在地上,却没有半滴精液流出,看来那些极其腥臭的浊黄色精液会永远留在少女子宫内, 直到被少女子宫所吸收。 少女似乎已经神智不清了,倒在地上没有任何反应, 大腿之间被黄白色精液和红色的处血混成一片狼藉。 我暗自担心着少女柔弱的身体,瘦子说得没错, 依照少女现在的状况没有休息个七天八天是不可能正常走路了。 周遭的游民见状全部围了上来,他们的眼睛都似乎睁得要冒出血来, 露出要肏死这少女才肯罢休的神情。 由于看完刚才瘦子凌辱少女的情景,每个游民的阴茎都早已完全勃起。 我才发现这群游民们一个个下体惊人,和瘦子相比几乎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的形状扭曲丑陋,有的上面长满一颗颗肉瘤, 但都有一个共通的特点—无比粗长。 「嘻嘻,不如来比赛,看谁让这母狗受精。 」其中一位游民龌龊的笑了起来。 「那肯定是我赢啦,你妈的,老子已经累积一个月了, 就是爲了让这些婊子怀老子的种。 」另一位游民不屑地回应。 「吃屎吧你,你爹我每次干女人每次受孕, 这次还禁欲两个月还不让这臭婊子生个三胞胎。 」又一位游民呛声。 「你们都甭争,老子每天吃海鲜蛋白质, 还把屌绑起来三个月一滴精液都没出来保证是老子的种。 」一位全身脏得不可思议的游民开口。 我在一旁听得惊心,这少女才经历第一次, 而且是那麽惨烈的第一次娇小的身体已经撑不住了, 要是真再被这群游民给轮流上那不知道会发生什麽恐怖的后果。 这群游民争先恐后的扑向少女,第一个抓到少女的游民立刻从后面擡起少女浑圆的美臀, 用力地开始抽插。 「死婊子,绝对是我让你怀孕。 」游民用尽全力的抽插,好像要把少女肏死一样, 粗壮的阴茎像打桩机一样摧残着少女的蜜穴其他游民看到少女蜜穴被占据, 只好硬把少女小嘴撑开抽插有的则在一旁准备要抢当下一个射在少女子宫内的人。 少女和游民的交合处一直发出「噗滋」的淫荡声响, 每个游民的眼神都极爲凶恶失去理智般地疯狂抽插, 每次都将少女的阴唇插入阴道内拔出时再整个翻出, 下体黄浊的精液都被操成泡沫状。 「……让我……休息一下…拜托……」少女开始苦苦地哀求, 但每个游民早已变成野兽除了令少女受孕之外没有别的目标, 我也才发现这些游民不是说大话。 他们每个都将马眼插进少女子宫才肯开始射精, 每个射精都有一分锺左右直到后面的游民忍无可忍把还在射精的游民推开, 才把剩下浓稠的黄白色精液射在少女的娇躯上。 「…好撑…好痛…让精液……流出去一些…」少女用气若游丝的声音哀求。 我这才发现比起游民们的射精量,从少女红肿破皮的小穴流出的精液实在很少, 应该是都在堵在子宫内了看着少女身上浓稠块状的精液, 这种陈年精液绝对会卡在子宫内。 看了一下表,已经过了快三个小时,少女也从一开始哀号哀求的声音, 逐渐没有反应我看着所有游民都肏过少女两三次, 终于结束了我衷心希望少女只是晕过去, 而不是被这群游民给肏死了。 少女小小的子宫被灌入数十人浊黄的精液, 原本平坦的小腹竟然有些微鼓起我不知道这群游民到底是累积了多久的精液, 竟然可以浓稠到如此地步几乎都留在子宫内没有流出来。 。

上一篇:小瑶的地狱 下一篇:淫荡新闻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