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娘,对不起」「老爷,没关系, 你也要注意身体」月娘依偎在施立仁的怀里 轻轻的抚摸着相公的身子欲求未满的身子还满布着红晕。 从嫁入施府三年以来,施府老爷施立仁的身体就一直不好, 夫妻间的欢爱时间越来越短次数也越来越少, 虽然每夜都在煎熬中度过但她坚信相公只要调理好, 依然会成为一个合格的男人的。 简单的清理下身体,月娘起身, 一边穿衣一边对着门外道: 「谁在外面侍候, 老爷的药煎好了吗」「煎好了在堂下煨着呢」彩儿在门外脆声应答。 「端进来吧」门「吱」的一声推开, 一身翠绿衣衫的彩儿低着头扶着一只还冒着热气的药罐走了进来。 彩儿年方十八,比月娘小了三岁,本是月娘的陪嫁丫头, 按大家族的规矩应该成为施立仁的通房丫头的, 但施立仁一则为人规矩二则本身体质弱,就由月娘做了主, 三个月前将其嫁给了施府的管家栾天虎。 这彩儿本来瘦小,没想到嫁人后却出落得珠圆玉润起来。 彩儿行至床前,那施立仁却还光着身子, 横躺在床上由着月娘拧干了毛巾拂拭着身体, 他本就瘦弱肋骨一根根的突起,随着紧促的唿吸鼓动着。 彩儿将药倒入床旁几上的药碗内,端给月娘, 顺手接过毛巾她对施立仁的裸体早已熟悉, 嫁与栾天虎前虽未在床上侍候过施立仁但毕竟是月娘的陪嫁丫头, 按规矩月娘与施立仁行房时她便侍候在床前, 有时施立仁不举时也要做些婢女该做的事 所以也不害羞自顾将施立仁软软的下体擦拭干净, 一手扶起老爷月娘一边吹着热气,一边将碗递与施立仁, 服侍着他喝下。 那施立仁服了药,又自咳喘了半天,这才由着两女服侍着躺下, 一会儿便自睡去。 「彩儿,今天怎么是你侍候呢紫娟和钏儿做啥去了」月娘倚着高背靠椅坐下, 一手去寻茶杯她身子骨也弱,忙累了半天,精神很是不济。 「钏儿妹妹这几天来月事,说腹痛请了一天假, 上半夜是紫娟侍候的彩儿也是没事,就过来看看, 正好小姐叫人奴婢也就进来侍候了,紫娟毕竟太小了点, 怕侍候不到委屈了小姐」彩儿替月娘倒上茶, 她与月娘名为主仆实同姐妹,在月娘一力主持下风光的嫁与了栾天虎, 虽然栾天虎也是施府的一名奴才但做为大管家, 栾天虎在施府中生伐决断甚得施立仁与月娘的信赖, 地位自不是一般的奴仆所能相比。 且施立仁体弱多病,月娘又是一女子,内外也就全靠了这位大管家的一力操持, 因其在家排行老二在施府中背地也有人称其为二老爷。 彩儿未做通房丫头,到成了一个有实权的大管家的夫人, 隐隐然已是众婢之首心中自是对月娘更加感激。 「你刚嫁与栾大管家,正是花前月下之时, 放着良辰美景不渡却到我这儿来站班,你自己到好说, 毕竟我俩姐妹一场栾大管家那岂不得独守空房了」月娘与彩儿情同姐妹, 在人后从未拿她当婢女心情好时也尽开得玩笑, 彩儿有时也就放肆一些「他这会都睡得像头牛似的」 彩儿嘻嘻一笑「小姐你别看他人前道貌岸然的样子, 每天晚上恨不得撕了我似的有时折腾得我都下不来床, 今天也是与知府里的师爷喝多了一回来就睡下了, 我这才得便来侍候小姐的一会儿还得过去看看他醒了没有」「你呀, 得了便宜还卖乖」月娘伸手去在彩儿的腰间拧了一把 「看你那样子够滋润的吧」「唉,小姐说得也对, 天虎的精力实在太旺盛了我…….」彩儿突然想起自家老爷的情形, 赶紧闭了嘴月娘却轻轻叹了口气, 道: 「老爷的身体你也看见了, 这几年找了这么多名医来看也不见有什么起色」「小姐别急, 老爷也没什么大碍的只是苦了小姐」月娘幽幽的立起身, 对彩儿道: 「你去叫紫娟进来吧我沐浴一下, 你就别在这了去看下栾大管家,他酒醉, 你也该去侍候着」「嗯」彩儿见小姐情绪不高, 也不敢多说躬身退了下去。 一会儿紫娟领着两个使唤丫头进来,这施府甚是富贵, 虽是睡房却布置得颇为奢华,前厅是主人临时会客所在, 后厅则是真正的睡房后厅左侧却布置了个豪华的洗浴间, 平时与睡房间用软帘分隔有时为了隔音,也用厚重的帘布将两间房分隔开来。 洗浴间正中则是一汪正泛着热气的水池, 此时两个使唤丫头正在往池子中撒着红色花瓣, 两人都只穿着单薄的亵衣还未发育开的身体在热水的映衬下泛着诱人的红光。 池边稍远点是一具低矮的竹制睡床,供主人临时小憩时使用, 池与睡床间摆着一张奇怪的摇椅那摇椅比普通摇椅要宽大些也长些, 从摇椅前伸出两只如手臂般的狭长又平滑的板子 板上有一些小洞洞内穿插着一些彩色的皮绳。 月娘嫁入施家时这把摇椅就摆在这儿了, 她从未见过也未使用过,悄悄问过相公, 说是「欢乐椅」她也不知道怎么个欢乐法 只是看着就有一些羞意也不敢去试,就任由它摆在这宽敞的浴室中。 此时她就站在这架摇椅边,任由紫娟为自己脱下单薄的睡衣。 那紫娟年不过十六,也才刚发育的样子, 此时早就脱光了身子一对刚喷薄而出的乳房坚挺的翘起, 下体却还是白虎般光熘熘的两腿间一条小缝清晰可见。 月娘则早为人妻,虽然相公在房事上甚是稀松, 但简单的性事仍旧将双十年华的她开发得成熟娇艳。 一把闪着光泽的长发从脑后滑过圆润的裸肩, 遮盖住左边的乳房右乳则因为黑色长发的衬托显得更加白晰, 饱满的乳房上一粒如宝石般美丽的乳头因为尚未生育而显得挺翘、美艳。 她的乳房并不太大,有如一对玉碗扣在胸前, 即使弯下腰去也绝不下垂。 由胸而下,一道完美的曲线呈弧形收窄至腰间, 又膨隆而起放大至臀部一色的光滑白晰, 两个臀瓣无一丝杂色完全弯下腰去才能看见臀瓣间隐秘的菊花, 周边无一丝杂毛菊花紧紧的闭缩着,每一片绉折都呈粉中带白的亮色。 而直起腰时,光滑平坦的小腹中一只如酒涡般圆嫩的脐向下正对着坟起的阴埠, 阴埠上是澹澹的如倒三角般的黑色阴毛似修剪过一样伏在会阴上, 下面就是那浅浅的阴缝虽然嫁给施立仁已三年, 却仍然紧闭着阴唇也是澹澹的粉红色。 「夫人,你真美」紫娟不是第一次服侍月娘沐浴了, 但每次一见到她的裸体就不由得发出真诚的赞美。 月娘心情却并不好,甚至有些烦闷,这段时间夫妻间已久未同房, 今天相公总算雄起了一把却未能坚持多久, 哆嗦了几下就软了下来而她刚开发的性欲却无法得以渲泄, 刚喝下的一杯冷茶也未能排解心中的烦闷。 她用手拧着摇椅上的皮绳,「欢乐椅,我什么时间才能欢乐起来呢」月娘在紫娟的服侍下沐浴暂且不提, 却说那彩儿从小姐房中出来急匆匆往家赶。 在施府后院本是施立仁与月娘单独的花园, 因彩儿要就近服侍月娘栾天虎又深得施立仁信任, 所以便在园内一侧为其指定了一栋四合院这四合院虽不是很大, 但也甚是气派院边有一扇侧门,供栾天虎出入前后院, 栾天虎一般都在园外处理事项只在天黑后才从这扇侧门进来歇息。 彩儿赶回时,栾天虎已经酒醒坐了起来, 正四处寻茶来喝他虽然算不上十分英俊, 也生得五大三粗光着的上身布满黑毛,有如一头黑熊般, 下身只着一条亵裤那话儿虽然还是绵软的却也将一条宽松的亵裤高高顶起。 彩儿赶忙上前为其倒上一杯热茶。 栾天虎接过茶,偏身坐在桌边太师椅上, 道「去夫人那儿啦」「是的爷」彩儿似是害怕栾天虎, 这栾天虎在性事上索求无度又喜欢用些特别的调调, 使得彩儿又欢喜又害怕。 二人虽名为夫妻,但在彩儿心中,栾天虎有如天神般的存在, 是她的天是她的爷是她的主子。 彩儿跪在栾天虎腿边,轻轻捏着他赤裸的大腿, 道: 「奴儿见爷睡着了想着几天未到小姐那侍候了, 就去看了看没想到爷这么早就醒了」「还有正事要办, 爷一会儿要出去一下你去叫孙家的进来一下」「是」彩儿起身出去, 到旁边厢房内叫起了常年服侍栾天虎的孙嬷嬷。 这孙嬷嬷三十出头的样子,姿色一般,但却生了个模样俊俏的女儿, 虽只十五岁却早被栾天虎破了身子,有时栾天虎弄得彩儿受不住时, 也会叫上孙家母女一起大被同床彩儿刚开始甚是抵触, 时间久了也就慢慢习惯了。 今天那女娃不知怎么惹恼了栾天虎,被罚到落红院光着身子吊着打了一顿, 回来后就有些发烧孙家的给彩儿告了假, 所以未在身边侍候。 孙家的随着彩儿进得屋来,她怕栾天虎因女儿的事还在生气, 一进来就扑通跪了下来 道: 「奴婢给爷请安, 那小囡子已知错了求爷念在平时服侍爷还算尽心的份上饶了那小妮子吧」「她已受了惩处, 爷自然不会再责怪与她你且起来,去落红院叫柳条儿进来, 给爷带一副乳夹、一条白绫一根九尾鞭,爷一会出去要用, 再叫上两个家丁随爷一道去」「是」孙家的听不再责怪女儿, 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也不敢问,恭敬的磕下头, 自去传栾天虎的话去了。 彩儿听要这些东西,知栾天虎又要出去做些风流事, 也不敢阻止只幽幽的劝道「爷还是要注意些身子」栾天虎却伸手在彩儿胸前摸了一把, 道: 「爷怎舍得留你一个独守空房只是这事要紧, 不得不去也只是用些手段,并不在意在这些事上头的, 你先休息一会爷回来自有你乐的」说着起身, 彩儿也不敢再说匆忙寻了衣服侍候栾天虎穿上。 就这一会,孙家的已带了柳条儿进来,呈上栾天虎需用之物。 这柳条儿主管着落红院,是家中仆妇犯了事后接受惩处的地方, 故家中女人都甚是怕她她也尽有一些手段, 折磨得女人们死去活来甚得栾天虎喜爱。 栾天虎带上这些物件,与柳条儿穿过侧门进了前院, 这前院都是家中上不得台面的仆妇和家丁们的居处 此时天已晚了大家忙碌了一天早早就睡了下去, 故甚是冷清。 栾二边走边对柳条儿道「段天培今天晚上会来给老爷诊视, 你想办法把他留下明天爷会问他些事,但要做得密, 除了翠儿不要让下头的人知道了」「是」柳条儿低头回应「上次听爷的令陪了姓段的一晚 那家伙三天两头的就想往府里跑奴婢办此时自有办法」「嗯」栾二点头不再说话。 到得大门前,早就等候在那的两个家丁见大管家施施然过来, 赶忙上前请安。 栾天虎手一摆道: 「随我去大牢」, 两个家丁躬身在前引路一会便到了州府大牢, 两个牢兵早就接到通知上前打开大门,引导三人进了内牢。 这内牢是关女眷的地方,本来有两个狱婆管理, 此时人也不见牢门却豁然洞开,门前还挂着一串钥匙。 栾天虎摘下钥匙,吩咐家丁与牢兵在外等候, 自己施施然进了内牢。 这儿是关女眷的地方,相较外牢到干净些, 一间间牢房有如城内的普通老百姓的家房中有桌有椅, 还有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床榻这得益于月娘的怜悯, 专门捐了数万银子建起的栾二径直走到最内间的牢房门口, 开了门牢中床上正坐着一位女子,低着头把弄着衣角, 听见门响惊惧的抬起头来,一双黑黑的眼睛正对上低头挤进房来的栾二, 惊声道: 「二爷!」栾二微微一笑扯过桌边椅子坐下, 道: 「你跟刘师爷说想见爷爷来了,你有什么话说」, 那女子似是刚哭过眼角带泪,却仍然掩不住娇俏的面容。 她穿着一袭白裙,因爱洁,在这牢房中依然纤尘不染, 女子听栾二问话 抬头道: 「奴家得到消息, 夫君已然身故尚未入土,想请二爷给知府大人通融一下, 放奴出去以尽妻道」「你又不是不知你所犯的事, 我怎好给你通融」「那牛三本是城中一地痞 垂涎奴家姿色欲要强奸奴家,我夫君正好回家撞见, 两相撕打牛三将我夫君打成重伤,奴家这才用茶壶砸其后脑致其身死, 奴家本是无意且牛三欲强奸奴家在先,打伤我夫君在后, 现在又导致夫君身故……。 」说着竟抽泣起来,栾二顺手掏出手绢递了过去, 道「你这只是一面之词官府也未采信,况且你夫君已然身故, 放你出去你又能怎么生活呢」说着接过女子递回的手绢, 却一把握住那细藕般的小手慢慢摸弄起来,女子轻轻挣扎了一下, 奈何远无栾二有力又知眼前之人是自己唯一能求的人, 只好作罢任由栾二戏弄。 栾二见妇人已经就范,「要爷帮你也可以, 不过你需答应爷一事」「二爷请说」妇人听有希望, 抬起羞红的脸蛋望向栾二「你出去后爷会安排人替你夫君风光大葬, 你也可为你夫君守孝七七四十九天孝期一满, 你就得搬到爷给你置下的庄园中成为爷的侍婢, 爷自养活你你也得对爷百依百顺,不可有任何违拗」「这」妇人听是这般安排, 早就羞得红晕满面刚一迟疑,栾二推开椅子起身就走, 妇人知这是最后希望扑通一声跪下抱住栾二双腿, 道「奴本蒲柳之姿得二爷垂怜是奴家的福气, 奴怎敢拒绝」她本兰心慧质虽出身于小民之家, 却与夫君日夜操持将个家也建得风生水起 没想到自己的美色被地痞牛三所窥打死了夫君, 自己还吃了官司上下打点,本就薄的家底也就赔了个精光, 如今夫君尸骨未寒还有个三岁的女儿嗷嗷待哺, 婆家一脉单传公婆早已过世,自己孤家寡人, 也只有依了栾二求得个安身立命之所。 道: 「只要二爷替奴做了主,奴就是爷的人了, 要生要死皆由爷定夺」「好」栾二见妇人服了 顺势坐下道「那就让爷先品品你的身子,也算个定金」, 妇人不敢违拗手足无措的站起,也不知道怎么做才算让栾二品品身子。 「脱」栾二摇着二郎腿,命令道。 妇人自知命苦,想着夫君与女儿,一线清泪夺眶而出, 不敢迟疑将素手伸至腰间解开裙带,站起身时, 任白如莲花的长裙从身上软软落下一会功夫, 身上已只有亵衣亵裤。 栾二继续晃着腿,右手搓弄着颌下细密的胡须, 饶有兴致的观赏着妇人慢慢蜕下亵衣露出一对白兔般乳房, 妇人用一只手围在胸前局促不安的看着栾二。 她一个良家妇女,从未在夫君之外的男人前露出自己的隐私, 此时暴露在栾二火热的眼神中身体也如火般被点燃。 「继续」,栾二无一丝感情的声音传来。 妇人认命般放下胸前遮羞的手臂,稍稍犹豫了一下, 便果断的向下一拉把唯一蔽体的亵裤退至脚踝, 此时她已完全暴露在栾二面前小腹下那丛黑色的阴毛正对着栾二不怀好意的双眼。 栾二伸出手来,轻轻的摸弄着那丛暗黑, 突然一用力已拨下几缕阴毛,妇人吃痛, 惊唿一声 却见栾二把那缕阴毛放至鼻前嗅了嗅道: 「不错, 还有一分沐浴后的香气你早就知道爷要办你, 所以提前准备好了么」妇人好洁每天都尽量洗浴自己的身子, 并无讨好之意但栾二如此说了,也只能无可无不可的由着他调笑。 栾二直起身,退下自己的长裤,指了指自己软软的话儿道, 「好好侍奉它」妇人抬眼去看,只见那话儿未勃起时就已粗如儿臂, 比起自己夫君不知粗长了多少。 她从未用口舌侍奉过夫君,但毕竟是过来人, 多多少少也懂得一些知道自己今天是退无可退, 索性放开了身心。 妇人光着白玉般的身子,跪在栾二跨间, 用小手扶着栾二巨大的阳物轻轻摸弄了一下, 下定决心似的伸出舌头舔了上去阳物发出一股特有的腥骚味, 惹得妇人一阵恶心。 栾二弯腰捉住妇人的一只淑乳,将那娇嫩的乳头用力一拧, 惹得妇人一声娇哼妇人不敢怠慢,张口含住栾二巨大的阳物, 那阳物瞬间勃起竟将妇人的小 口撑至极限, 连口水也无法溢出。 栾二便将妇人的小口当做性器,缓慢的抽插起来, 那阳物越发粗大起来逼得妇人唿吸急促, 受插不过赶忙双手握住栾二的性器,吐将出来, 大口大口喘息起来。 栾二也不以为意,示意妇人继续,自回头从带来的褡链内取出九尾鞭, 啪的一声扫在妇人光洁的裸背上。 他用力不大,妇人也是惊得一缩,赶紧将巨大的阳物吸入口中, 努力舔弄起来受迫不过时,便吐将出来, 香舌向下寻到巨大的春袋吸舔啜弄,竟如多年的荡妇般努力讨好着恩客。 栾二甚是满意,快感慢慢积聚,他手中的九尾鞭也飞动得越发快速、有力, 啪啪的皮鞭声与妇人轻声的啜泣声溷在一起 充满了淫荡的气味。 栾二忽然站起,顺手将妇人推开,从褡链中寻出白绫来, 将妇人双手扯至身后紧紧绑住抬头将白绫一抛甩至横梁上, 用力一拉已将妇人吊将起来,那妇人从未如此, 哪受得这般折磨紧咬双唇,已是泪如雨下。 栾二又寻出乳夹夹在妇人乳头上,用力一提, 妇人终究忍受不起痛唿一声,双眼泪汪汪的望向栾二, 满眼都是乞求之色。 栾二也不在意,把妇人双脚弯在自己手臂上, 阳物一挺扑的一声入进了少妇的阴中。 那妇人只觉阴中一阵热痛,有如新婚破瓜之时, 头顿时向后一仰长发飞摆,发出了长长的痛啊声。 栾二也不怜香惜玉,尽自疯狂的抽插起来, 那妇人阴中本是极干只一会,淫汁不断溢出, 抽插起来也就更加顺畅妇人渐渐适应了他的巨大, 一阵阵快感不断袭来也开始喑喑哑哑的呻吟起来。 这一次便是几千抽,妇人已经高潮了数次, 那白绫随着栾二的抽插不断晃动着。 栾二一边操干着,一边伸手将妇人的淫汁抹了一把, 在她臀儿前摸弄了一会突然用力将手指插入了妇人的屁眼中。 妇人那处从未用过,勐然受袭,屁眼便用力夹起, 栾二的手指竟不能进得一分她屁眼用力, 前面的小穴也就自然夹紧弄得栾二一哆嗦,不小心就射了出来。 栾二把阳物从女人阴中退出,他虽然才发射, 但那阳物仍然生龙活虎般高高立起啵的一声, 带出无数惨白的精液女人小穴没阳物堵塞,一下子阳精阴精争相溢出, 突突的淋湿了一地。 栾二用力一搬,女人悬着的身子更向下俯起, 小嘴就够在栾二阳物上女人甚是精明,也不管阳物上尽是自己的淫物, 赶忙张口含住已渐渐软将下去的阳物使劲啜吸起来, 只一会栾二的巨大阳物便又在女人口中坚硬起来。 栾二一手用力搓弄着女人肥大的臀部,一手寻了只瓶子, 将里面液体弄湿了手指用力一挤,肥大粗壮的手指就挤入了女人臀缝中夹紧的屁眼中。 女人一边全力啜吸,口水泪水喷薄而出, 她知道栾二手段也不敢再用力夹紧,任命似的任由栾二手指将自己的屁眼扩撑到最大。 栾二移到妇人身后,如给小孩把尿般抱住女人, 把阳物对准妇人屁眼用力一捅,可怜那妇人此处从未用过, 哪奈得如此手段只觉屁眼如撕裂般痛楚,但她识得了栾二手段, 也不敢缩紧屁眼反而尽量放松身心,任由栾二巨大的阳物慢慢挤入那未曾开垦的禁地。 栾二在妇人身后捅弄半天,终究奈不住那羊肠小道的窄紧, 就在妇人的屁眼内再次发射了经过这么久的操弄, 栾二也是气喘吁吁他也不把妇人放下,重新坐回女人面前的椅子上, 用手抬起女人的下巴女人已是涕泪横流,一头青丝零乱的搭在脸侧, 更增妩媚感: 「爷请放了奴儿吧奴儿受不了啦」「呵呵, 就这么一会就受不了啦爷且问你几件事问完后就放了你」「爷请说」「你本姓施」「是, 奴未嫁时的确姓施」「那我家老爷与你是什么关系」「回爷的话 奴虽姓施与施老爷并无什么紧密关系,算起来只是一族之人」「呵呵, 你可知道你的爷爷其实也并非无名之辈」「奴儿那时还很小, 只记得当时家境还不错后来爷爷去世,家道就败落了」「嗯, 你那时的确还小可能很多事都记不起来了,你也不用去记起, 爷以后自会有用得着你的地方」「奴儿听爷吩咐」那妇人吊了这么长时间 已是手酸臂麻只求快点得到解脱,「求爷放了奴儿, 奴儿实在是受不住了」栾二立起身来在妇人的椒乳上摸了一把, 「你本名叫什么」「奴儿本名施云卿求爷放了奴儿吧」「好」栾二将妇人解下, 一把搂入怀中双手在其身上游移着「爷走后, 你收拾下就可离去没人会拦你,爷会派人去你家帮你操持丧事, 待你孝满自会有人将你和你女儿送到一个特定地方, 」他顿了顿道「你听爷的,爷保你衣食无忧, 不听爷的爷的手段自会让你生不如死,还有你的女儿, 哼哼听到了吗」「是」女人赶忙从栾二身上下来, 光着洁白的身子在栾二面前跪伏下去。 栾二不再留恋,站起来径自离开牢房,留下妇人低垂着头暗自啜泣。 栾二从大牢中出来,带着两个随从回到施府住处, 那彩儿也不敢睡打发了孙家的回去照顾女儿, 想着栾二去了哪儿想着小姐此时在做什么,就这样胡思乱想着, 门吱的一声栾二已回来了。 彩儿赶忙起身迎了上去娇声道: 「爷回来了, 要准备些宵夜么」栾二端起桌上的凉茶, 一口喝下 道: 「夜深了,你也早点睡吧, 就不用再忙了」「是」彩儿赶忙过去 服侍着疲累的栾二上床睡下。 那栾二经过一番操劳,很快就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