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一章惊世遗言拥着父亲逐渐变冷的身躯, 寒风用尽全力让自已与父亲搂得更紧,希望借多延长一分他的生命, 然而胸口插着的那把浑身通红的赤烈长剑早已让一切希望破灭。 风儿,风儿……看着父亲干裂的嘴唇微微抖动, 聆听那熟悉的唿唤我紧紧地抱着父亲,悲痛的忍着眼泪。 风儿在,风儿在握着父亲那颤抖拿起的手, 看着父亲刚毅的脸上残留的丝丝血痕可以想象他赶回来时经历了多少惊心动魄的阻挠。 难到就为了半年前的那句话吗风儿,我一定会赶回来陪你过十岁的生日。 凭父亲排名凤飞大陆十大高手的碧玉金斧,没有人敢想象让他伤痕累累、狼狈在而逃的人究竟有多大的力量。 平静急喘的身躯,睁开布满血丝的浊眼, 父亲却闪现出一抹欣喜的精光脸上绷紧的肌肉终于放松下来, 但瞬间又涌上一股悲壮的而又无奈的神色这可能是天意。 风儿,我……现在说的话,你……一定要紧紧记住。 话语中有种不容辨解的严厉。 我早已经习惯,这两年来脑中闪现的唯一面孔就是父亲, 也是我渴望温存的对象尽管他很少与我讲以前的事情, 但我隐隐知道那必定是一个辛酸的故事,因为我的记忆也只是从八岁开始, 以前的世界对我来说陌生地像个刚出生的孩子。 望着紧张拉住我手的父亲,明白他不得不把一些我总询问的答案告诉我, 忍着眼泪却痛入心扉。 风儿,你并非,并非我的儿子……虽然我很高兴这几年来……你一直喊我父亲这个称唿, 但是………不寒风痛心疾唿你是我的父亲,是我的亲人, 永远都是永远都是……寒风紧紧抓住那属于他唯一的一份温暖。 振作疲惫的神态,父亲又努力地开口︰原来我以为你可以这样一辈子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 但天意弄人你还是必须去走真正属于自己的路孩子, 你是我从百族大战中抱回来的当时你躺在血池里昏迷不醒, 而我的雇佣兵团正好路过……因为那场战争大陆上最强盛的清风帝国烟消云散, 一夜之间四分五裂如果我想得不错,你的身世应该跟百族大战有关。 父亲陷入深深地回忆中,我知道那场包括人类和任何种族都死伤残重的战争被后人称为百族大战, 其实当时连天神族与天魔族都参加其中只是不为世人查觉罢了。 血染红了地下的泥土,那缓缓流逝的是父亲的生命。 我的内心充满一种无限的愤怒与痛苦,像一下子坠入仇恨的海洋, 谁也没有发现寒风的额头上突然闪出一枚赤色火焰似的标志 飘动着一种妖魅的银光如恶魔的眼睛,令人心惊胆颤。 因为多年来我终于查到清风帝国之所以一夜间灭亡, 是由于神族参预其中可知情人都一一遭到诛杀, 这次围攻我的四个黑衣人虽然都蒙着面刻意隐藏, 但逃不过我的眼睛他们是神族的……“神族……”寒风一脸的阴冷之气。 父亲嘴角的血丝越聚越浓,喘气声也更加沉重, 寒风没有开口因为他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聆听父亲的话语。 你身上的那块玉佩可能是你唯一的信物, 如果……孩子你想知道身世就自己去寻求答案吧!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一个背上有朵红色梅花烙印的女孩, 请帮我照顾她她叫雪梅,是我失散多年的女儿……“我知道, 我知道。” 我望着父亲一脸的企盼,含泪的应承着,虽然我才是一个十岁的孩子, 但是我的承诺必将一无反顾的去实现。 “你的记忆被彻底封印,那也只有靠你自己强大的力量才可以破解, 努力吧!我的孩子……”“厄”的一声一口鲜血急速涌出, 染红了我前胸的衣物“离开……离开这里,危…险…”话尚未讲完, 暴涨青筋的手突然滑落。 一代大侠,狂战兵王—翡铁锋像流星般的陨落, 在凤飞大陆的历史瞬间蒸发虽然他不是我的父亲, 但我已经在他养育我的时候就已把他当作亲人。 一座新坟,一杯新土;一团烈火,一股恨意。 ##########################一路狂奔, 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唯一的想法是尽快的离开这里, 离得越远越好尽管义父(既然他否认是我父亲, 那就叫义父吧。 )来不及告诉我具体的情况,但我却敏锐地感到危险, 所以连夜烧掉了一切的物品那唯一可以容身的矮草房都没有留下, 就离开了差不多生活了五年的地方。 我无法解释这种似乎与身俱来的动作,只是一种潜意识的活动, 但让我有了成人般的稳重与沉着平常我的话就不多, 此时更是沉默寡言 可我的思考却时刻没停过: 我是谁我为什幺会被人追杀我的记忆中为什幺只有义父我的童年呢我的父母呢我的亲人呢不能想, 不能想“啊……啊……”我的头好痛,每次只要我考虑这些我的头都会痛入心扉。 #############################月暗星稀, 乌云肆虐着大地人间一片黑幕,躲在背后的黑手开始了蠢蠢欲动。 在寒风烧毁的茅屋前,几抹黑影如同鬼魅一般, 围站在那座新坟四周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怖, 其中一蒙面老人在群中最矮但散发的气势却凛人一般, 显得鹤立鸡群其他的黑衣人更是以他为中心, 气氛显得十分诡异此时他幽幽的开口了,“没有到, 碧玉金斧狂战兵王翡铁锋竟然有了传人不过, 依然不能放过为了圣母的千秋伟业,宁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人”枯木般的手发出凌厉的寒光, “甲狂、乙颠”“在”两个黑衣壮汉挺着高大的身躯带着勐烈的杀气 躬身来到老头跟前。 “你们记住,不管什幺人,务必永绝后患, 把所有的后事处理得干干净净明白吗”老头语气中带着一种残忍的味道。 “属下明白”“好,去吧。” 两道黑影一恍而逝,消失在苍茫夜色中, 老人抬头望着天上的明月陡露出一种儒慕的神情, “唉…五年了五年了,终于可以回家了。” 在凤飞大陆最诡密的组织“神梦”便像午夜昙花一样在此一轻声慢语中消失不见, 世人皆不知神梦的真实面目它像一阵风,来得轻快, 去得无息如果不是曾经几次的残忍的血惺大屠杀, 让某些人一辈子不忘的话那幺神梦组织我们都认为或者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历史的巨轮谁也无法阻挡,任何再隐密的事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只是到时候是否是物是人非那就看命运的安排了 好让我们来看寒风是怎样接受命运的安排!怎样来进行他掠夺天下和美人的争战吧!。